头部高度


  齐白石,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一个让毕加索顶礼膜拜的男人。

  他生活在一个群星璀璨的年代,而其本身也是那个时代的传奇,从晚清到新中国,齐白石从一介木匠,成为中国现代最负盛名的画家,遇到了哪些有趣的灵魂,成就了哪些传奇的故事?

  齐白石和徐悲鸿

  齐白石比徐悲鸿年长31岁,是忘年交,情谊深厚。而徐悲鸿三请齐白石任北平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一事,已经成为艺坛的一段佳话。

  


  ▲ 徐悲鸿与齐白石合影

  两人认识不久,徐悲鸿因为工作原因回到南方,但是两人“书信往返不绝”,随着交往加深,徐悲鸿成为齐白石非常信任的朋友。

  齐白石不仅在生活上信任徐悲鸿,在他的艺术事业上,徐悲鸿更是他的知音。徐悲鸿一生中所收藏的白石老人的画就有100件,而且不仅自己收藏,还带动了朋友圈对齐作的收藏。

  徐悲鸿收藏的《白石墨妙册》:

  


  ▲ 白石墨妙册(其一),齐白石,无年款,徐悲鸿纪念馆藏

  


  ▲ 白石墨妙册(其二),齐白石,1948年徐悲鸿纪念馆藏

  


  ▲ 白石墨妙册(其二),齐白石,无年款,徐悲鸿纪念馆藏

  


  ▲ 白石墨妙册(其二),齐白石,1948年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对于齐白石的推介不仅限于这种小范围的收藏行为,他还尽可能地通过展览等公开的方式,为人们了解齐白石创造机会。

  两人在艺术上交流颇多,也合作过多幅的画作,例如两人合作的《猫鼠图》和《妙机其微》等,尽管二人风格不同,但合作的画往往史料价值多于艺术价值。

  文人之间因为一些值得纪念的事情而互相赠送的事情也是常有的事情,例如齐白石寄赠徐悲鸿的《杖藜扶梦访徐熙》,还有徐悲鸿赠齐白石的《千里驹》。

  


  ▲1938年,齐白石喜获第十二子

  当时在广西的徐悲鸿得知后画了这幅《千里驹》寄往齐白石家

  徐悲鸿对白石老人的晚年生活照料入微,而齐白石对徐悲鸿这种无微不至的照顾终生感激,曾多次对身边的亲友感叹“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徐君”。

  齐白石和老舍

  在齐白石的创作生涯中,《蛙声十里出山泉》是其最为杰出的创作之一。

  


  ▲《蛙声十里出山泉》(局部),127.5cm×33cm,1951年

  这幅画是由老舍以诗句为题,请齐白石作的“命题作文”。老舍给出题目、构思和情调,白石老人则将其转化为形象的画面,真正诠释出“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两位大艺术家在交流中,用非凡的想象力创造出了辉煌结晶。

  齐白石和吴昌硕

  吴昌硕与齐白石只相差二十岁,均以诗书画印名扬天下,属同一时代的顶级大师,无人可出其右。

  而吴和齐一生虽从未见过面,但两人之间的“恩怨纠葛”却充满了传奇色彩。

  


  ▲吴昌硕

  齐白石成名晚,1920年,齐58岁,北漂三年,画风却始终得不到市场接受,在好友陈师曾的劝导下,决心进行“衰年变法”,转变画风。

  这期间,他也曾苦学吴昌硕,把吴老雄浑烂漫的大写意风格融入了自己的作品中。初有成效之后,齐开始寻求业界大V来为自己定“润格”。

  而在机缘巧合之下,寻求到了与吴联系的机会。作为晚辈的齐白石,并在面对自己佩服的画家面前,齐白石赋诗云:

  青藤雪个远凡胎,老缶衰年别有才;

  我欲门下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

  齐白石愿为吴昌硕门下“走狗”,这一番敬意与诚意,打动了吴昌硕,于是“润格”一事,便是成了。

  


  ▲吴昌硕《梅花》

  两年后,陈师曾将齐白石的画带去日本的展览,当时一起送去的还有陈半丁、吴昌硕、王梦白、凌直支等人的作品,都卖得一般。只有齐白石的画全部高价卖出,一件没剩下。

  当时的画界对齐白石的画作颇有微词,批评他的人不在少数,“北方有人学我皮毛,竟成大名”吴昌硕的讥评终是传到了齐白石耳中。

  齐不好直接回应,但内心也生气委屈,最后,齐白石只有在创作中释放小情绪。

  他画了一幅画,上书“人骂我我也骂人”。

  


  又刻了一枚印章:“老夫也在皮毛类”,表达的意思很明显:连石涛都说他自己是“皮毛类”,我现在“误堕皮毛类”,与石涛情况相同,又何必介意呢?

  

两人之间虽是如此,但齐至死都是尊敬吴昌硕的。

  “青藤雪个缶庵三家门下齐白石老人,他日能为走狗否? ”人生暮年,齐像小孩子一样发问,我能做你们的学生吗? 而此时,吴昌硕已辞世多年。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