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宾虹:作画当以不似之似为真似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09 163 阅读
  • 举报


      黄宾虹(1865年1月27日—1955年3月25日),初名懋质,后改名质,字朴存,号宾虹,别署予向。原籍安徽省徽州歙县,生于浙江省金华市。中国近现代国画家,擅画山水,山水画一代宗师。也是书法家,与白蕉、高二适、李志敏合称“20世纪文人书法四大家”。黄宾虹自少喜绘画、篆刻。

      画中气韵当于熟处求生,不似之似方为神似,洵属名言。

      画者欲自成一家,非超出古人理法之外不可。作画当以不似之似为真似。

      画有三:

      一、绝似物象者,此欺世盗名之画;

      二、绝不似物象者,往往托名写意,亦欺世盗名之画;

      三、惟绝似又绝不似于物象者,此乃真画。

      以点染写花,含刚健于婀娜。

      


      芍药

      80.5cm×45.5cm

      1951年

      浙江省博物馆藏

      元人写花卉,笔意简劲古厚,

      于理法极其严密,

      白阳、青藤犹有未逮 。

      冲澹深沉,为元人设色之妙,

      惟深沉最为不易。

      吾甚爱石涛“对花作画将人意,

      画笔传神总是春”句,此是诗,亦是画理。

      画宜熟中求生。

      画山水应生而带拙,画花卉则刚中见柔。

      柔易俗,故柔中应求拙。

      富贵、野逸乃画花鸟者所自分总。

      然则工笔未必富贵,

      粗放未必野逸,此以画意所使然也。

      


      花卉

      31.6cm×22.3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古人画诀

      有“实处易,虚处难”六字秘传。

      老子言,知白守黑。

      虚处非先从实处极力不可。

      否则无由入画门。

      作画如下棋,

      需善于做活眼,活眼多棋即取胜。

      所谓活眼,即画中之虚也。

      法从理中来,

      理从造化变化中来。

      法备气至,气至则造化入画,

      自然在笔墨之中而跃然于纸上。

      画山水要有神韵;

      画花鸟要有情趣;

      画人物要有情又有神。

      图画取材,无非天、地、人。

      天,山川之谓;地,

      花草虫鱼翎毛之谓,

      画花草,徒有形似而无情趣便是纸花。

      画人最复杂,既要有男女老幼之别,

      又要有性格之别,更要有善恶之别。

      


      墨梅

      84.5cm×33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宋元人渴笔法,刚而能柔,

      润而不枯,得一辣字诀尔。

      作画最忌描、涂、抹。

      描,笔无起伏首尾,也无一波三折;

      涂,是仅见其墨,不见其有笔,即墨中无笔也;

      抹,横拖直拉,非人用笔,是人被笔所用。

      画有四病,邪、甜、俗、赖是也。

      邪是用笔不正;

      甜是画无内在美;

      俗是意境平凡,格调不高;

      赖是泥古不化,专事摹仿。

      


      芙蓉

      68.5×33.2cm

      1953年

      浙江省博物馆藏

      古人墨法妙于用水,

      水墨神化,仍在笔力,

      笔力有亏,墨无光采。

      勾勒用笔,要有一波三折。

      波是起伏的形态,折是笔的方向变化,

      描时可随对象的起伏而变化。

      王蒙善用解索皴,即以此得法。

      墨为黑色,故呼之为墨黑。

      用之得当,变黑为亮,可称之为“亮墨”。

      


      墨竹

      52.8cm×35.8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宋元人多作双钩花卉,

      每超逸有致,明贤秀劲,

      当推陈章侯。余略变法为之。

      王若水写生以幽澹为宗,

      余尤喜其笔酣墨饱,而气韵特胜也。

      陈老莲花卉,

      设色工丽而笔势飞动,

      全无轻佻之习。偶师其意。

      清湘花卉,高逸处无非凝重,

      若稍率易,即为失之。

      宋人双钩花卉,至元方极其妙,

      以笔墨胜也。余于澹庵尤为倾慕。

      天池山人墨法淋漓变幻。

      余以彩色为之,亦觉神似。

      


      墨梅

      47.2cm×42.4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减笔非率易,当如铁铸成。

      古人论画,尚拙而忌巧,

      又谓大巧若拙。

      知巧之为拙,人与天近也。

      宿雨初收,晓烟未泮,

      用写花卉,尤饶兴会。

      法备气至,不重取色,

      空灵澹荡中无非秾古,

      此尽设色之妙。

      墨不碍色,色不碍墨,

      处处虚灵,非关涂泽。

      


      荷花

      65.6cm×33.15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月季

      67.3cm×33.4cm

      1953年

      浙江省博物馆藏

      


      莲塘鹭鸶

      34cm×48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玉簪蝴蝶

      64.9cm×33.6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蕉石

      29cm×44.5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设色花卉

      27cm×38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萱花虫石

      97cm×38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禽鸟写生稿

      27.1cm×31.5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春花图轴

      72.4cm×39.1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梅花图轴

      69cm×35.8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梅花图轴

      97.5cm×41.4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岁寒三友图轴

      38.7cm×10.4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牡丹石榴图轴

      113.9cm×39.2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花卉轴

      103.4cm×54.6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花卉轴

      108cm×36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绶带玉兰

      37.5cm×52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花卉

      26.5cm×40.5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禽鸟稿

      52cm×37.5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墨竹

      115cm×33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芍药

      112.5cm×33.3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荷塘秋趣

      106.6cm×39.9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花卉

      44cm×146.1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牡丹锦鸡

      51.5cm×37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墨梅图

      28cm×17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秋花异石图轴

      75.8cm×38.5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禽鸟稿

      51.8cm×22.9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梅竹灵芝水仙图

      107.8cm×35.3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水墨花卉

      107.7cm×36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花卉

      65.6cm×33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花卉

      72.4cm×30.4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花卉

      72.4cm×30.4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黄宾虹的山水画润燥蕴藉、浑穆苍拙、遒丽多姿、幽冥迷人,浓处风骨劲健,淡处隽永雅致,高僧隐士之气扑人眉宇。他似乎超凡脱俗、挥洒自如,是一种无人能及的生命哲学与人生终极的艺术境界,其笔墨内涵激荡着玄学与诗意的脉动,达到了中国画艺术的颠峰。

      形成他这种郁勃灵动之气象的最重要因素便是他那神奇莫测的笔墨建构。中国画的笔法,有勾、勒、皴、擦、点、斫、顿、挫、转、折、和中锋、侧锋、顺锋、逆锋、偏锋、拖锋、以及用笔的轻重、徐疾、偏正、曲直、方圆、虚实等。黄宾虹对于笔法的理论与实践独步古今,是中国画艺术向现代转型的桥梁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