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山水画中的点景人物有点缀装饰之用,通常只占据极少部分的篇幅,有时细小如豆,有时寥寥数笔简之又简,却是画面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点景人物的山水画大多有明确的主题或故事情节,虽以山水树石成画,但画眼却在人物,作为画家立意的载体,直接点出作品的主题。《芥子园画谱》中对于点景人物的功用有如下描述:“今将行立坐卧观听侍从诸式,略举一二,并各标唐宋诗句于上,以见山中之画人物,犹作文之点题。一幅之题全从人身上起……以待学者触类旁通耳。”可见,从点景人物的身份、穿着打扮等描绘,以及人物的活动中就可以看出整幅画的主题,起到非常好的点题作用。

(隋)展子虔 游春图 (局部) 绢本设色纵43厘米 横80.5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卷,是现存卷轴画中最早的杰作,完整地展现了中国山水画的基本图式。画作描绘了二月时节,众人在江南游春的情景。作者将自然景色作为背景,以各色人物、楼阁点缀其中。整幅画卷中,阳光明媚,碧波荡漾;江河两岸,树木茂盛,一片郁郁葱葱,到处盛开着鲜花;贵族士人在江岸一边牵着马一边欣赏两岸的春色;江流无际,波光粼粼,游人乘船游荡其中。所有景色和人物相互映衬,一片春日融融的祥和景象。画中的点景人物以红色、白点进行点染,显得轻松生动。人物进行着各种活动,或步行,或乘舟,或骑马,观赏美景,流连忘返。人物的表情和活动悠然惬意,明朗地表现出了“游春”这一主题,烘托出秀美河山的盎然春意和生机。

(南宋) 马远 踏歌图 绢本墨笔纵192.5厘米 横111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南宋马远的《踏歌图》轴,是一幅以山水为主体的风俗画,作品的内容、意象和画面氛围带有宫廷画院的供御色彩。画面上部危峰耸立,林木与楼阁相掩映;下部画翠竹垂柳,阡陌纵横,溪涧石桥;最下方的前景处,细致地描绘了几位喜形于色的农夫正在垄上踏歌而行,庆祝丰收,一派闲适升平的景象。画中凸起的奇峰、参天的松柏、白云缭绕的殿阁、潺潺的流泉和农人的载歌载舞情景交融,气势雄伟。点景人物的表情与动作突显了作品的主题,与画上的题诗“丰年人乐业,垄上踏歌行”呼应,相得益彰。

元代赵原《陆羽烹茶图》纸本水墨 27x78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元代画家赵原的山水画作品《陆羽烹茶图》,是将茶茗活动和山水相结合的山水画作品,描绘了唐代学者陆羽隐居闲适、烹茶著书的生活。陆羽因著有《茶经》传世,被后人尊为“茶圣”,其闭门著书,不愿为官,以嗜茶闻名。画中远山起伏,水面辽阔,临溪水筑有草阁,丛树掩映;阁内一闲适的文人形象当为陆羽,正安坐于榻上,神情怡然,旁边一童子正在拥炉烹茶。画中人物的茶事活动,是与茶文化相关的符号象征,与画面悠闲静谧、丛山茂林的隐居气息互为映衬,凸显了画意主题,同时呼应了画上“山中茅屋是谁家,兀坐闲吟到日斜。俗客不来山鸟散,呼童汲水煮新茶”的诗句。

(元)黄公望 剡溪访戴图 绢本设色纵75厘米 横56厘米 云南省博物馆藏


  元代黄公望的山水作品《剡溪访戴图》,取材于真实的历史人物故事。作品表现了晋代著名书法家王徽之于雪夜前往剡溪访问友人戴逵,沿途欣赏雪霁美景,“乘兴而行,兴尽而返”的故事。画中描绘群山积雪,山峰层峦叠嶂,山间飞瀑直泻,溪边屋宇错落,溪中有一叶小舟正在离开村庄。全画只有两个小小的点景人物—小舟中头戴竹笠、身着蓑衣的艄公正在驾船;来访者王徽之坐在船舱中,拢袖御寒。对人物的生动描绘彰显了作品的主题。

(明) 沈周 庐山高图 (局部) 纸本设色纵193.8厘米 横98.1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庐山高图》,是明代画家沈周于成化三年(公元1467年)为老师醒庵先生(陈宽)祝寿而作的画礼,也是沈周师法王蒙细笔山水风格的力作。作品用浅绛皴法,笔法精细,构图繁密,绘崇山峻岭,巍峨庄重,气势撼人,画境高远深邃。画中山峦高耸,烟云缭绕,瀑布高悬直下,一泻千里,近景处的坡岸上苍松挺立,其下一位高士正拱袖观景—象征了沈周的老师陈宽,将其画在劲松之下是将老师比作南山不老松,赞其人品学问高深。岸边的高士是这幅画中唯一的点景人物,却非常重要,通过这个人物才能明确地传达出作品的主题,即沈周所谓“仰公弥高庐不崇”,借庐山的山高水长表达对恩师的崇敬、感激之情。

(明)蒋崧 渔舟读书图 (局部) 绢本设色纵171厘米 横107.5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的《渔舟读书图》轴为明代画家蒋崧的作品,画中巨石悬岩,山势险峻,岩下的溪流水平如镜,一人摇橹行舟,一人正坐在船头聚精会神地读书,似乎沉浸在书中的世界。两个点景人物的形象直接明了地点出了作品主题,也使作品更加雅致,意境悠远。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