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中国内地收藏家刘益谦、王薇夫妇创办的私立龙美术馆在上海浦东和徐汇滨江同时拥有两个大规模场馆——浦东馆和西岸馆,构成独特的“一城两馆”艺术生态,也是中国内地迄今最具规模和收藏实力的私立美术馆。

  2014年4月和11月,刘益谦先后以2.8亿港元和3.484亿港元拍得“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分别创下中国瓷器和中国艺术品的世界拍卖纪录。龙美术馆也因其主人一年内大手笔竞投拍得这两件“镇馆之宝”藏品而声名远扬。

  今天我们来欣赏一下馆藏中的宋元绘画精品。

  01

  北宋 赵佶 |写生珍禽图

  


  


  


  


  纸本墨笔 | 27.5 x 525cm 上海龙美术馆藏

  宋徽宗《写生珍禽图》作为龙美术馆宋画收藏中最受瞩目的一件,是学界共同认可的徽宗真迹,也是现存徽宗绘画中最具艺术价值的作品之一。

  徽宗的花鸟画风,普遍认为有精致工整、气质华贵的设色花鸟与粗简朴拙、充满文人气质的水墨花鸟两类,前者如《瑞鹤图》、《金英秋禽图》之类,后者如《枇杷山鸟图》、《柳鸦芦雁图》之类。而本件《写生珍禽图》即为徽宗水墨花鸟风格的典型作品。

  


  《写生珍禽图》局部

  


  《写生珍禽图》局部

  


  《写生珍禽图》局部

  


  《写生珍禽图》局部

  本图卷首第一帧所绘青冠雀,与大英博物馆藏《写生翎毛图》中所绘青冠雀形态极似;

  


  《写生翎毛图》与《写生珍禽图》比较

  卷尾倒数第二帧所绘两只踞地对视的白眉鸫,又与下落不明的《金英秋禽图》卷尾极似。

  


  《金英秋禽图》与《写生珍禽图》比较

  《写生珍禽图》曾著录于南宋邓椿《画继》、佚名《南宋馆阁录续录》、清安岐《墨缘汇观》等书,后入编清内府《石渠宝笈》。19世纪末期流出内府,2002年被著名的尤伦斯夫妇拍得,2009年再次见拍时入藏龙美术馆。

  02

  北宋 易元吉(传) |山猿野麞图

  


  绢本 墨笔 | 25 x 73cm 上海龙美术馆藏

  易元吉以画猿闻名,北宋时名声已然显赫。但他流传的画作较少,更缺乏用于对比真伪的标准件。本件《山猿野麞图》是否出自易元吉之手已难考证,但根据卷后数则元人题跋,画作下限至少在元代初年,是一件难得的宋元珍迹。

  


  


  


  


  《山猿野麞图》元人题跋

  由上至下:班惟志、唐珙、严光大、钱国衡

  03

  南宋 汤正仲 | 梅花双鹊图

  


  纸本 设色 | 141.5 x 64cm 上海龙美术馆藏

  汤正仲,字叔雅,南宋文人,他是画梅名手扬无咎的外甥,深得其旨,习得一手“梅影”之法。金农谓之:“叔雅画梅,曾见于吾乡梁少师乡林家,不愧逃禅叟(杨无咎)。”

  


  《梅花双鹊图》中双鹊

  04

  南宋 李嵩 | 花篮图

  


  绢本 设色 | 21 x 26cm 上海龙美术馆藏

  南宋宫廷画师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位,可能是跨越光宗、宁宗、理宗三朝(1190-1264)的李嵩。他以描绘市井百态的风俗绘画名垂后世,所流传的画作多如《骷髅幻戏图》、《钱塘观潮图》一般耐人寻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李嵩的一件《花篮图》,篮中盛有蜀葵、百合和夜合花等夏花;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李嵩《花篮图》

  台北故宫也有一件,篮中盛茶花、梅花等冬花;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李嵩《花篮图》

  本件《花篮图》与前两者相较,其体例、笔法、用意明显出自同一人之手,篮中盛碧桃、海棠、白蔷薇等春季花卉,可能同属一套“四季花篮”。

  


  《花篮图》细节

  05

  南宋 萧照 | 瑞应图

  


  


  


  


  


  


  绢本 设色 | 34.5 x 1463.3cm 上海龙美术馆藏

  萧照为李唐嫡传弟子,画技传承其师,精湛非凡。他以赵构宠臣曹勋编写的“瑞应”故事为蓝本,绘制《瑞应图》。

  


  《瑞应图》局部

  


  《瑞应图》局部

  《瑞应图》传世多卷,本件《瑞应图》为其中最为完整、画风亦最为接近萧照面貌。画后留有董其昌、乾隆等人题跋,具有极为重要的历史价值与艺术价值。

  06

  南宋 佚名 | 汉宫秋图

  


  


  绢本 设色 | 20 x 166cm 上海龙美术馆藏

  南宋时期,绘画的功能与内容得到极大丰富,以典故为主题的绘画蔚然成风,例如李唐《采薇图》、《晋文公复国图》、刘松年《便桥会盟图》等作。本件《汉宫秋图》即为流风之下,以汉武帝甘泉宫侯候约西王母为题材创作的一幅画卷。

  


  《汉宫秋图》局部

  


  《汉宫秋图》局部

  07

  南宋 马远 | 高士携鹤图

  


  绢本 墨笔 | 25 x 26.5cm 上海龙美术馆藏

  08

  南宋 马远 | 松岩观瀑图

  


  绢本 墨笔 | 25 x 26.5cm 上海龙美术馆藏

  南宋马远的《高士携鹤图》、《松岩观瀑图》,作为两件王季迁旧藏马远团扇,如今也藏于龙美术馆。

  09

  元 任仁发 | 五王醉归图

  


  


  纸本 设色 | 35.2 x 210.7cm 上海龙美术馆藏

  《五王醉归图》,描绘唐玄宗与他的四位兄弟,相从宴饮、酣醉而归的场景,是一件“酒驾图”。画中共有九骑,五王四仆,其中着深红衣裳、正由两位仆从搀扶者为李隆基,坐骑“照夜白”——

  


  李隆基与照夜白

  身着淡黄衣、骑乌骓马、左手握缰者为宋王李宪——

  


  李宪与乌骓马

  骑玉花骢,正转身回首者为岐王李范——

  


  李范与玉花骢

  骑黄骢骠,策马欲奔者为薛王李业——

  


  李业与黄骢骠

  最后,两位侍从前呼后拥,骑九花虬,俯身欲吐者为申王李撝——

  


  李撝与九花虬

  九人九马,出自元代画家任仁发之手。作为与赵孟頫同时期的南宋遗民,任仁发入元后向元廷毛遂自荐,出任治水官员,致力民生、勤于治理水患。在书画艺术上,任氏与赵孟頫、钱选等人类似,皆以复古为思潮,绘画传袭北宋李公麟之法,用笔遒劲,线条简练,设色典雅,形象生动,尤其以画马闻名。

  本幅《五王醉归图》,自元已为珍品,明代经吴琼、程敏政、张宁、王永吉、朱尚宾、陈继儒、梁清标、耿昭忠等人收藏,流传有序;清代收归内府,编入《石渠宝笈》,留有乾隆、嘉庆、宣统三朝收藏印。

  1922年,《五王醉归图》被溥仪挟带出宫,于“小白楼事件”中散佚,先后辗转卢芹斋与杜伯秋之手,1948年被卖给《朝元仙仗图》的藏家沃尔特·侯士泰,直到2009年现身香港佳士得拍卖,而后二次现身拍场,终于2020年入藏龙美术馆。

  10

  元 林子奂 | 豳风图

  


  


  


  


  纸本 墨笔 | 26.5 x 125cm 上海龙美术馆藏

  本幅《豳风图》为元代画家林子奂所绘,为林氏存世唯一孤本,卷中画风可见对马和之的效仿,更融合元人对纸张笔墨的理解,是一件极稀有的元代画卷。

  《豳风图》更为传奇之处在于:据说本卷共有九件伪本,为同一人所造。九本卖往世界各地,而后造成书画鉴定史上的一次丑闻。直到本件《豳风图》真迹于2009年首都博物馆“盛世气象——海峡两岸重要藏家文物收藏展”现身,才最终破解迷案。

  本文选摘自中华珍宝馆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