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石涛《堤畔烟雨》

当今画坛,把自己算在文人画旗下的人不少,有“文人加画等于文人画”的,有“不会画就画文人画”的,等等诸如此类的说法。

这些“顿悟”的文人画拥趸,都站到了这面旗下。倒是那些真有资格站在这里的,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明 戴进 《关山行旅图 》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那么文人画到底是什么?或者说,怎样画才算是文人画呢?

陈师曾的《文人画之价值》里说到文人画有四个要素:人品、学问、才情和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这四个要素,并不只是做画家才必须具备的,也不是文人专有的,除非你把文人的范围无限放大。

在这段话里,最重要的是“完善”那两个字。完善的基础是什么?基础是绘画。完善的结果是什么?结果还是绘画,只是不再是原来的那个绘画。

文徵明 《积雨连村图》


从被动描摹到主动组织改造,从平庸寡淡到余音绕梁。完成了这个过程,画就变好了。完善与否,划清的是好画孬画的界限,不是会不会画画的界限。光凭绘画基础来创作是下里巴人,没有绘画基础想画文人画是镜花水月。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有人以为“文人加画等于文人画”,就是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这个基础。

语言和绘画是人类的两大表达工具,讲不清楚的画出来,画不清楚的讲出来。但老天爷没有保证每个人都会用所有工具。许多文人会画画是因为他训练过、琢磨过,不是因为他学会了写文章,老天爷就会免费附送画画的功能。

金农 《梅花》


文人画是指中国画的一种审美倾向、一个审美高度。“文人画”只是个叫法,因为要画得好一定得有文化,但并不是说有文化就一定画得好。它与作者在画画之外的身份也没有必然关系,与他的修养有关系。这就是为什么不叫“官僚画”、“地主画”的原因。

“文人画”不是一个画种。它不同于山水、花鸟、人物之类,是以内容区分的。也不同于细笔简笔(时人所说的工笔写意),是以繁简区分的。

戴进 《月夜访友图 》1438年作


戴进 《罗汉》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现在,“文人画”经常和“写意”联系在一起,“写意”二字被挪用,做了“简笔”的意思,真是委屈了它。


#

文人画重意

杜甫讲"意匠惨淡经营中"匠心独运,可回味无穷。倪赞道“画者不过意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写胸中逸气耳”。文人画重简,无干的皆可简,甚至简到“零”,"零"既是白既是空,给人以无尽深远悠长的的感受,似"此时无声胜有声"。

#

文人画重书

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说"夫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故能书者皆能画"。赵孟頫诗云“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需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须知书画本来同”。

#

文人画重墨趣

运用墨干湿浓淡浑厚苍润的微妙变化,以单纯的墨彩概括绚丽的自然。文人画是画中带有文人情趣,画外流露着文人思想的绘画。所谓“知画之为物。是性灵者也,思想者也,活动者也,非器械者也,非单纯者也”。说明了文人画所具有的文学性、哲学性、抒情性。

戴进 《山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