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林凤眠像

  林风眠,原名林凤鸣,广东梅县人。解放后,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常务理事。是享誉世界的绘画大师,是“中西融合”最早的倡导者和最为主要的代表人,是中国美术教育的开辟者和先驱,1925年回国后出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兼教授。1926年受中华民国大学院院长——蔡元培之邀出任中华民国大学院艺术教育委员会主任,1927年林风眠受蔡元培之邀赴杭州西子湖畔创办中国第一个艺术高等学府暨中国美术最高学府——国立艺术院(中国美术学院)任校长。后来隐居于上海淡泊名利,于70年代定居香港,1979年在巴黎举办个人画展,取得极大成功。

  印象派的绘画

  (1958年)

  


  《红衣仕女》69x69cm

  印象派

  法兰西在19世纪里,艺术上发生了三次影响遍及于整个世界的大运动,第一次是浪漫派,第二次是写实派,第三次就是印象派。

  在1874年巴黎的美术展览会上莫奈(Claude Monet)参加了一幅题为《日出印象》的作品。巴黎报纸的记者们就以“印象”来讥讽他的画,说这仅仅是个印象而已;后来这一派的画家就干脆用它来作为他们这一派的名称。实际上印象派的绘画早在19世纪60年代就开始了;在1863年时,有个颇引起巴黎艺坛注意的“落选作品展览会”—即在沙龙展览会上落选的作品—马奈( Edouard Manet)的一幅《草地上的午餐》以鲜明夺目的颜色表现出大自然的光亮,在绘画上建立起一种前所未有的全新的风格,它以背叛的姿态向当时绘画上的传统,提出强烈的反抗,形成了一种新运动的开端。《草地上的午餐》的展出,不仅引起了学院派画家们强烈的抨击,而且受到社会舆论的非难,认为一个裸体的女子同穿着衣服的男人一起野餐是一种猥亵行为。其实这样的题材,远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代的大师乔尔乔涅(Giorgione)的《乡间音乐会》中已经表现过,多年来陈列在卢弗尔美术馆,而从来就没有人认为这幅画有伤风化。更有趣的是后来有一个美术史家发现马奈这幅画的构图差不多与马克安东尼(Marc Antoine)临拉斐尔的素描所作的版画一模一样(马奈当时曾保守这个秘密),这说明他的构图是从最古典的绘画中来的。

  


  《读书仕女》68x68cm

  印象派虽然反对古典的绘画,在技法上有很多革新,但并非与传统绘画丝毫无关。如德加(Degas)就很崇拜安格尔(Ingres), 雷诺阿(Renoir)的裸体画来源于布歇( Boucher)与弗拉戈纳尔( Fragonard),同时印象派也受了许多外来的影响,如马奈受西班牙戈雅(Goya)的影响,莫奈受英国透纳(Turner)的影响,这些都是很明显的。我们追溯印象派形成的远因,则必须提到中国和日本。最早有许多传教士把东方的装饰性的古玩小品带到西方,也有许多其他的艺术品输入到荷、英、法等国。当时有许多画家和收藏家发现日本的“水印版画”色彩的配合用墨色、珊瑚红、淡红、橙黄、柠檬黄,对这种新鲜的东方色彩情调、异样的服装颜色、人像面部的奇怪表情,发生了很大的兴趣,因此也促成了西方绘画上的变迁。在印象派的作家中马奈、莫奈、德加、土鲁斯一劳特累克(Toulouse-Lautrec)的作品在色彩和构图上都有东方的情调。如马奈的《拿着扇子的女人》以及《左拉肖像》,土鲁斯一劳特累克的招贴画都是很明显的。他们自己就这样说:“最主要的我们从日本版画中学到了处理对象的方法,用大胆的手法去掉不重要的东西我们明白了怎样来完成我们新的构图。印象派就是在写实的传统、国外的影响中逐渐形成自己的面目,在艺术史上树立了特有的风格。以明亮的阳光替代了过去灰暗的色彩,他们毅然地将画架从室内搬到室外,在大自然的阳光下作画。如布丹(Eugene Boudin)所说:“对着大自然画两三笔比在画室中画两天还有价值得多。”以库尔贝(Courbet)的阴暗色彩的风景画与莫奈那充满着强烈的阳光和鲜明色彩的画面相比,立刻会给我们视觉上截然不同的感觉。可以说过去写实主义完成了实质的描写,而印象派则进一步完成了当时所能观察到的更为广泛错综复杂的变化,印象派可以无须再在自然中寻求过去所谓美妙和古典题材的对象。在大自然里一个很平常的角落,一池水,一间屋,甚至一株树,在阳光普照下所呈现的五光十色,就是美丽的画面。莫奈就常对着同个对象,随着时间的不同,光线不断的变化,画了十次二十次,忠实迅速地记下了事物每一刹那的状态。

  


  《春山翠岭》67x67cm

  印象派的绘画追求明亮和新鲜,跟过去的古典绘画截然不同,必然要求油画技法的革新。印象派反对浪漫派、写实派的“油画技法”而替代以科学的光学根据。这种倾向很像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代,许多大艺术家发现了几何学透视的原理,并去寻求比例用于艺术上一样。印象派的画家根据物理学中光学的分析发现了色彩的谐和与对比的关系,他们的画已经没有所谓暗影了;因为即使在所谓暗影中也有光的反射,它是透明的,有空气的,三棱镜下的色彩全都融解于大气中了。关于这点远在夏尔丹(Chardin)、康斯太布尔(Constable)、德拉克洛瓦( Delacroix)许多画家时,也曾觉察到了的。一般画家是把颜色在调色板上调好了之后再画上去,因此就会产生灰暗的效果,印象派发现用“平排”的颜色来完成调色,就能改变过去的状况,例如在画面上某一部分要表现一种绿色的调子,他们就用黄色和蓝色“平排”地涂在画面上,而让观众在相当的距离外,使视觉上自然地发生配合与调和的作用,而达到鲜明光亮的效果。故印象派的绘画主要特点是近看只有一片交错的颜色,远看才能有和谐的感觉。印象派这种油画技法,使阳光下的切像舞蹈般地跳跃着,使人感到万物变化无穷,永不休止,一个如此光辉灿烂的万千世界豁然呈现在人们面前,这种理想的发展,形成了印象派在绘画上的特点。

  


  《繁花》67x67cm

  法兰西印象派中的四大画家

  印象派最早的画家是马奈(Manet)(1832-1883),他本来在古迪(Couture)画室中学习,后来受到库尔贝的影响,他开始创作的时候就想画出比库尔贝的《奥南的葬礼》更为明朗的色彩。1863年,他的名作《草地上的午餐》无论在题材上或技法上,果如所愿地实现了自己的理想,虽然这张画遭到了当时普遍的非议。两年后(1865年),他在沙龙中出品的《奥林比亚(Olympia)描写了巴黎巴底尼奥尔区的女人,画的中央是一个完全裸体的女子横在床上,一个黑人女仆把女人的情人送的花递给她。当时舆论界认为这张画是向礼教和习惯作了不可忍受的挑战,“出卖爱情,不顾廉耻到了透顶”。其实这画和文艺复兴时期大师提香(Titien)的美神、戈雅的裸体女人、安格尔的土耳其宫女没有多大不同之处,到后来这画终于成了卢弗尔美术馆中的一张杰作。

  他早年的作品受到西班牙绘画的影响,特别是戈雅的影响。如《斗牛人的敬礼》、《弹吉他的人》、《罗拉》、《阳台》和《枪杀马克西米伦》等,晚年才开始有较明显的改变,用分析光的方法,来画他的风景画,如《塞纳河上》、《鲁爱尔的屋》,还有描写巴黎市民生活的《巴黎娱乐场所》、《酒吧间》及许多露天餐室的习作。当他晚年风湿病症缠着他不得不老是坐在沙发上面的时候,他仍旧鼓着勇气挣扎着继续作画,他只能画一些静物,或者用粉笔画肖像,他至死保持着视觉的敏感和作画时手的运用。

  


  《风景》69x69cm

  第二个大画家德加(Degas)(1834-1917),他有很长时期关心着印象派,但不同他们在一起。从1860年开始,如他的历史画《斯巴达的少女练习战斗》、《塞米拉米斯建筑他们的城》在作风上似乎受安格尔和佛罗伦萨初期画家的影响,后来他突然转变,和当时的潮流结合在一起,把古典形式的《秀山出浴图》替代《娜娜在浴盆里》了。他能十分敏锐地抓住瞬间动态,这是他最成功的地方,如《跑马场》描写出骑士们在马背上的灵活和轻捷,《歌剧院的后台》描写出束着紧身细腰的舞女在铁栏杆周围做着她们轻快的练习,《浴室》描写女人在洗浴时细致的动态。当他晚年时患了眼病,双目模糊,但他还坚持从事艺术创作,用白蜡塑制作品,因此只能用手的感觉来替代他的眼睛了。

  


  《渔归》68x68cm

  第三个印象派画家是雷诺阿(Renoir)(1841-1919),他接受法国古典绘画大家布歇、弗拉戈纳尔两人传统的影响,他反对德加的画法。他对女性肉体的描写,感觉特别敏锐、细致而深入,他作品里所描写的女人都是丰满圆润,他并不选择所谓美丽的模特儿,通常老是画着他的肥胖丰满的女仆。他的构图像人们照相似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姿态,但却表现出裸体女人的美妙壮健与细腻,竟达到了无以复加的深度,他的雕塑品也有同样的格调,和德加一样是美术家又是雕塑家。

  雷诺阿一生的作品中,人体占主要的部分,他在绘画上留给我们不少宝贵的东西。他的《游乐场》描写当时大学生和许多女工人同度着他们愉快时间的景象,阳光在他们的面容上和衣服上闪烁跳跃,充满着人类生活上美满的欢乐。他有许多作品流传在世界各地,如《包厢》在伦敦、《夏冯蒂爱的家庭》在纽约、《游船上船夫的午餐》在华盛顿。

  他悲惨的晚年像以上两个画家一样,风湿症使他变成残废,因而只得把画笔缚在手上作画,因为他的手指已经不起作用了。

  


  《坐爱枫林晚》68x136cm

  第四个画家是莫奈(Monet)(1840-1926),他和马奈同受库尔贝的影响,开始时多作人物,如《园中的女人》(《穿绿条纹裙子的女人》)。在1871年旅行伦敦之后,他对透纳的水彩画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因此在印象派风景画中创造了杰出的画法。他用颜色直接并排地涂在画面上,表现光的颤动,以他敏锐的感觉,运用特殊的色调,甚至于改变了对象原有的颜色。他在同样的对象中,似乎永远表现不尽,因为一切事物,从黎明到黄昏,由于光的变化,每时每刻都呈现出不同的情趣,他要像透纳一样,在画中充满光辉的色彩。他一生中完成了不少杰作,如《伦敦的泰晤士河》、《威尼斯的大运河》、《池中的睡莲》,所有他的作品都包含着印象派的主要特点。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