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昨天是一年一度的寒衣节,人们在这一天会为逝去的先人送去保暖的寒衣。寒衣节与清明节、中元节一起被合称为民间三大“鬼节”。今天,我们一起来看清代画家罗聘笔下的鬼趣图。

  


  罗聘《鬼趣图》

  听说罗聘是天生的阴阳眼,能在大白天看到鬼。当时的一位文青袁枚先生在《题两峰鬼趣图》一诗中写道:“我纂鬼怪书,号称《子不语》,见君(罗聘)画鬼图,方知鬼如许。”

  


  罗聘一生所作《鬼趣图》册页众多,而本册是其中的精品,尤以大篇幅的题画诗更为少见。八图各有侧重,营造出颇有世俗意味的鬼形象,鬼也会贪杯爱酒,鬼也会怕雨淋,鬼也会穷困潦倒,他笔下的“鬼世界”自由涂抹、如意随心,生动至极!

  罗聘《鬼趣图》

  


  生即弹冠死脱帽,袨服九原正年少。平头奴子岌岌然,彼我易观更相笑。君不见主人衣服丽且都,其仆乃至寒无襦。主人黑头仆赤体,粉墨惨淡丹青粗。尔何不作徐甲谢老子,但见鼻涕一尺困苦乞为奴,如此犹复乞为奴,鬼或有之人则无。

  


  贾长头,范长头,冬烘先生死不休。其行次且曲如钩,尻益高,腰可折,郎当郎当何处来?侏儒侏儒忽惊绝。眠蚕何瑟缩,承蜩何痀瘘。顶踵守三彭,膏肓逃二竖。且来相背淮阴侯,慎勿责头秦子羽。

  


  杖头索索飞纸钱,举觞白眼无青天。大鬼昂藏小鬼伏,谁识吾公在壑谷。觥船一棹不负公,醉乡捷径泥犁通。游魂为变莫须有,糟魄之义将毋同。刘伶坟上土花紫,日饮亡何馁而已。生前骨醉鸩鸟媒,死后腥闻鲍鱼市。若使黄泉化酒泉,酒星在地不在天。餔糟啜醨亦大快,初三初四殊欣然。

  


  一尺之面七尺躯,且为老僧立斯须。适从何来遽集此,风毛雨血长不死。海山苍苍江冥冥,岩树深黑龛灯青。赤郭八百馗九首,赐之鸱夷走以胫。奇奇怪怪,千秋万岁。休揶揄,常妩媚。防风之骨耶?侨如之魄耶?吴道子之笔耶?

  


  脑不伏而监,腹不坦而张。放下臭皮囊,收还食肉相。丁男壬女何因缘,横自陈兮君之前。翻手作云覆手雨,昨日流莺今日蝉。庄列寓言十之九,至此图穷见匕首。朝生暮死万蜉蝣,天荒地老双骷髅。上有乌鸢下有蚁,神仙小影英雄记。死灰槁木不直钱,只漆其头以为饮器。

  


  乌之雌雄,马之牝牡。任团是何虫豸?董龙是何鸡狗?亦复形影赠答,魂魄邂逅。是耶?非耶?嘉偶怨偶,不知有天高地厚,但知有天长地久。五百罗汉,降龙伏虎,不能为之守。十八地狱,牛头马面,不能为之走。此是娄猪艾豭逋逃薮,过去未来现在三不朽。但愿双双一回首,白衣冠者出其右。吁嗟乎,鬼死为聻有时有。

  


  忽然公子彭生见,狭路相逢逸其半。雌雄扑簌难具详,或者李洛姬肚徐妃妆。此腹何所有?陈陈太仓积。彼体何所无?砉砉巨灵臂。乃知奇丑莫如鬼,三斗烂肠尺八腿。对影闻声定可怜,噬脐割臂相周旋。

  


  仓颉造字天雨粟,有粟不食鬼夜哭。漆城荡荡十八重,赏雨何曾有茅屋。凄凉罗刹阎浮提,况乃代瓦无油衣。天雨雨人濯骸骨,地雨雨鬼洗魂魄。一鬼惊而驰,众鬼湿及之。复有一鬼撑破伞,毋亦倾盖称相知。问鬼往复何所役,平生能着几两屐。今雨旧雨徒彷徨,行尸走肉,不见阎摩王。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