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博吾一生默默无闻,90岁第一次办书法展,竟让日本人叩头膜拜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01 144 阅读
  • 举报

      提起陶博吾,首先想到八个字:晚香犹烈,百年孤独。

      


      如果没有上世纪80年代当地政府发现陶博吾这位书法大家,并给他举办个人展览,或许他的一生就这样埋没了。他90岁时举办的这场展览,甫一展出便引起书画界、学术界的震动。陶博吾一生布衣,晚年终于被大家熟知,并被列入20世纪100年间最杰出的20位中国书法家之一。

      


      陶博吾书法

      陶博吾是有机会在年轻时就成名的。他曾就学于早期最著名的艺术院校——昌明艺专,师从黄宾虹等名家,并得以获观大量吴昌硕的作品,从此奠定了他创作研究的基础和方向。

      可惜的是,艺专毕业后,30岁的陶博吾面对纷乱的时局,没有选择留在繁华的上海,而是“效陶令回彭泽故里,筑吾园归隐”,去做那历代文人反复去做的却永远实现不了的“桃花源梦”。我们无从知道陶博吾当初出于何因选择了此路,但他的梦却是真的为现实击得粉碎。

      


      陶博吾书法

      他在题画诗中写道:

      屋舍成灰花木毁,吾园早已是无园。飘零身世难回首,一瞬沧桑五十年。葫芦之中装糊涂,剖以为瓢当酒壶。春二三月浑无事,伴我糊涂守破庐。

      在这样的困境中,陶博吾学陶令寄情诗酒,潜心书画,“开窗对孤松,出门看修竹” “春秋好天气,日夕见南山”。但自然的风物再好也抚不平他内心的大寂寞、大孤独、大失落,“寄意高山流水间,茫茫尘俗知音难。钟期已去三千岁,抱得瑶琴何处弹?”这不是他的内心独白又是什么呢?

      


      陶博吾书法

      有人说,国难深重之际,盛年的陶博吾归隐故里,是对社会责任的逃避,然而,我们看到,在风声鹤唳的“文+革”期间,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作《满江红》,发出“胜败输赢原是梦,刀兵杀戮曾无极。只可怜,苦了小黎民,年年泣。”的慷慨呼声,这需要何等的勇气!一个文人的良知,一个文人的胆魄,在字里行间灿若日星,垂贯长虹!

      


      陶博吾书法

      陶博吾说:“书法佳作能让人体味人生。”最能印证此言的是弘一法师,而他自己,也做到了。梅墨生先生评其书说:

      观其书篆,不于高古胜,却于酣畅胜,将篆书写到纵横歪倒尽天真境界者,二十世纪非陶氏莫属,不惟二十世纪,便上追近代亦堪独味一帜……观其行书,不以凝练胜、不以端正胜、不以甜媚胜、不以安排胜,却以朴拙奇崛胜、以饱满淋漓胜、以支离真率胜、险而能夷,奇中寓平,得质朴之美。

      


      陶博吾书法

      从陶博吾书法那浓黑的线条里,我们能品味出几分倔强和苦涩,加上是他自作的诗词,皆为心灵之写照,读来总给人以生命的厚重之感和苍凉之叹。人生是一部大书,痛苦也是财富,在这一声感叹里,我们不得不感谢那个造就了陶老的苦难的年代。

      


      陶博吾书法

      陶博吾的书法,一在不板,自然真率,趣味横生;二在大胆,敢破传统,借古开今;三在气满,郁勃着生命之气,山林之气。所以启功先生见到他的作品后,亦禁不住连声说好,并三鞠躬以示敬意。

      1989年,在北京办展时,中日文化交流中心的日方主席见了陶博吾的大作,竟跪伏在他的膝下!那一刻,寂寞了一生的陶博吾,内心会不会掠过一丝欣慰的酸楚呢?

      


      陶博吾书法

      上苍有情,假陶博吾以天年,使其在90高龄,得以走出彭泽,走出江西,走上20世纪书法的圣坛。路程漫漫,踽踽独行,五十年无人喝彩,就等一百年,一百年无人喝彩,就等三百年、五百年,要相信,世事沧桑,大道不孤,大道不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