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最新楷书出土,恐要改写书法史!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01 147 阅读
  • 举报

      在我们对书法有限的认知里,多数书法碑帖刻石都停留在数十、数百年,书法史学也是基于这样的范畴进行定义与研究。随着古代大墓遗迹出土,我们的认知与史学观也可能随之调整。比如最近出土的唐代《殷日德墓志》,引发书法界甚至文历界的高度关注。

      


      该碑额为篆书,正文为标准唐楷,全碑内容丰富却无书者姓名,书法水平极高,且类似初唐褚遂良书体,立刻引起业界高度关注。这样的惊艳新发现,无疑会被塞入现有的书法碑帖体系里。

      


      下面一起来欣赏这件历史书法“新作”:

      《唐故马府君夫人墓志》

      


      


      


      


      


      近年新出土的唐代《殷日德墓志》因书法颇类初唐名家褚遂良书体,遂引起广大书法爱好者的关注。程志宏在《青少年书法杂志》上发表文章探讨该墓志的书法特色,但拘泥于褚体而不能自拔,又没有结合当时的历史背景进行分析,鄙意其中有未尽之处,遂草成小文,探讨《殷日德墓志》的书法价值。

      


      《殷日德墓志》虽然很像褚遂良书法,但毕竟距离褚氏离世已近70年,所以单纯探讨其褚体价值,我以为意义不大。唐代书法家钟绍京,因他是钟之后,故时人称他为“小钟”。钟绍京最为有名的作品就是现藏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灵飞经》,除了当代书法家启功先生提出异议之外,以往历代书法家都认为这是钟氏的传世之作。通过比对传世《灵飞经》和《殷日德墓志》,虽然没有明确的书写者信息,但我倾向于墓志书法就是钟绍京的作品之一。

      首先,钟绍京生于高宗时期,终于肃宗初年,《殷日德墓志》书写的时代正是钟氏书法成熟之时。

      其次,钟绍京是南来士族,殷日德是殷秦州之后,也是南来士族,因太宗麾下名将殷娇的关系,家族地位较高。而钟绍京在中宗死后的玄武门政变中因支持玄宗有功而显赫一时,曾官至中书令。钟绍京又与太宗时期的名儒许叔牙孙女许氏(南方士族)结为婚姻。同为南来士族,都在京师为官,如果一定说他们家族之间没有往来,我认为是很难让人信服的。另外,两唐书及近年新出土墓志中可以见到大量的南方士族通婚的信息,如殷、颜世为婚姻,姚延夫妻志中姚氏与欧阳氏家族的联姻等等。

      


      第三,钟绍京在早年就以擅长书法而知名,《旧唐书》卷九十七《钟绍京传》载:“以工书直凤阁,则天时明堂门额、九鼎之铭,及诸宫殿门榜,皆绍京所题…...绍京雅好书画古迹,聚二王及褚遂良书至数十百卷。”(《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一本传记载略同。)由此可知,钟绍京既擅长书法,对当时的书法家褚遂良是极为推崇和喜好。

      不然,何必搜罗褚书真迹呢?那么他的书法风格也必定受到褚遂良的影响,这显然是毋庸置疑的。

      


      第四,宋代赵明诚《金石录》卷二十三记述《隋周罗喉墓志》时称“右《隋周罗喉墓志》,无书人姓名,而欧阳率更在大业中所书《姚辩墓志》、《元长寿墓志》与此碑字体正同,盖率更书也。往时书学博士米苦善书,尤精于鉴裁,亦以余言为然。”

      鄙意古人将没有书丹者姓名的碑志通过比对而认定为某人所书,并得到书法家的认可,所以“比对判定”不失为判定书写者的一个方法。所以,我将钟绍京传世的《灵飞经》和《殷日德墓志》的书法进行比对认定为钟绍京的书法是有先例可循的。

      


      综合以上分析,我以为近年新出土的唐代《殷日德墓志》极有可能就是开元年间的书法家钟绍京的书法作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