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秋君:她因张大千终身未嫁,一生的痴情,全在画里!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09 181 阅读
  • 举报

      2004年3月,随着张大千的一幅被藏家估价逾千万元人民币的巨幅山水画《苍莽幽翠图》的浮世,一枚大千先生从未外露的“秋迟”印章神秘出现,风流才子那场惊世骇俗的柏拉图式恋情,最终也被展现在世人面前……

      秋迟,意为遇到秋君太迟了。这方印他平生只用过一次,不能相守的人,只能是藏在心底的遗憾。这份爱也注定只有开始,没有结局。

      


      李秋君(1899-1973)名祖云,字秋君,以字行,斋名欧湘馆,别署欧湘馆主,浙江镇海小港港口李家人,上海市人民代表,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主同盟盟员。

      


      李秋君的父亲是宁波的一位富商,李秋君从小便很有才气,饱读诗书又颇通琴棋书画。家里收藏着很多古画古书,李秋君时时拿来阅读、品鉴。

      有一次她父亲在市场上以五十块大洋收到一幅张大千仿的古画,自以为捡到了大便宜,便高兴地拿给女儿品鉴。聪慧的李秋君细细地看了一会,便一口咬定这是一幅假画,但又告诉她的父亲,作画的人天资极高,将来一定会有大成就。

      


      那一年,刚刚二十出头的张大千和兄长在上海打拼,靠仿古画为生,李秋君的父亲得知后便有意结交这位年轻的才俊。一幅假画让张大千和李秋君的父亲成了忘年之交,为张大千寻得一位知心人,也烙下了一生的遗憾,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随后张大千便结识了李秋君,初见时,李秋君温婉的气质、优雅又富有学识的谈吐让张大千一见倾心。此后张大千留宿在李家,每日与李秋君畅谈、作画。

      爱画之人作画的时候总是最迷人,他们都被彼此吸引。二人年纪相仿,又有着对艺术相似的见解和热情,张大千很快便爱上了这个能诗善画的奇女子,此时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也开始在张大千的心头纠缠。

      


      张大千家中已有原配妻子,并纳了黄凝素做二房太太,遇到李秋君太不是时候了。李家千金是大家闺秀,不能委屈自己再做小妾。张大千为李秋君下跪,告诉她:“三妹,抛开男女情事不谈,我一生最近的红颜知己,除你之外再无一人。但是,我若纳你为妾,将使一代才女受辱,而我也必遭天谴……”

      


      李秋君是个聪明的女人,假如真的嫁给张大千,照顾子女操持家务,整日柴米油盐为家庭琐事所累。况且她前面已有两个太太,若是矛盾不断相互争锋,那么他们的爱情不知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纯粹。李秋君要的是纯粹的爱,是作画论道相知相惜。

      


      虽然没有举案齐眉,李秋君却以另一种方式相伴左右。张大千邀请李秋君到上海美术学校任教。李秋君照顾大千的起居,他们相濡以沫,如夫妻一般生活。张大千的徒弟称秋君为“师娘”,她也不忌讳。两人在上海度过了甜蜜而短暂的生活,这也是李秋君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

      


      上海沦陷后两人被迫分开,没有张大千相伴的日子,作画就是她寄托相思的方式。她早年以工笔起家,擅长人物仕女,又爱摹古。就仿古画这一点与张大千心有灵犀。

      


      张大千成就最高在山水,李秋君亦得法张大千,中年以后主攻山水。她的山水在笔法与神韵上与张大千颇有几分相似,虽少了几分大千的雄浑与苍深,但多了女人的灵动与曼妙。

      


      1949年,张大千从东南亚到南美旅居,他思念一生的挚爱,每到一个国家,就要收集一点那里的泥土,然后装在信封里,写上“三妹亲展”。

      


      而她对张大千的情也早就晕染在笔墨之间,化成一条条皴壑与浅山。思念一个人时,就是画里也带着他的影子,李秋君笔下的山水也因她的相思而多了情。张大千与李秋君自1949年分别以来,再未见上一面。

      


      1971年,李秋君去世时,张大千正在香港举办画展。当听到最爱的人先去的消息时,张大千顿时神思恍惚,长跪不起,几日几夜不能进食。从那以后,他一下子就苍老了许多,身边弟子经常听他说的一句话是:“三妹一个人啊……”

      


      8年后,张大千谢世。2004年3月,他的《苍莽幽翠图》终于由好友谢稚柳的后人奉出拍卖。这幅张大千的一生力作浮出后,“秋迟”的来历才得以最终解密,从而曝光了这段旷世绝恋。

      


      李秋君没有张大千那样的大名气,但她的每一幅画作都有精彩的成色,每一幅画作都闪烁精华的光芒,她的画技、艺术都不亚于中国的许多大画家,展现了巾帼不让须眉的风范。虽因张大千终身未嫁,却将一生的痴情付诸于画里!

      李秋君更多作品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