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无极:画要有“呼吸”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5-12 575 阅读
  • 举报
    赵无极:画要有“呼吸”


      回到母校的赵无极先生见到老朋友兴奋不已

      1985年5月,赵无极受邀来到自己的母校中国美术学院,举办了为期一个月的绘画讲习班,讲授自己半个世纪的艺术思想和实践技艺,以拳拳之心培养了中国油画艺术一批中坚力量。

      

    赵无极:画要有“呼吸”


      1935年14岁的赵无极考上了杭州艺专

      中国美术学院章晓明教授是当年“赵无极绘画讲习班”的助教。他坦言,在赵无极学习班一个月的时间,对他日后的艺术思想、绘画习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章晓明记得第一堂课时,同学们还是按过去方式画,画得很紧、很死,结果赵先生一上来就用木炭把他们画的全部抹掉。

      “在习作中,他会说,你这块画死掉了,要怎么救活呢?他其实也不讲怎么救活,就是给你调颜色,一刷,颜色就活起来了。”章晓明说,他经常讲的一句话是“呼吸”,人要呼吸、画面要呼吸、色彩也要呼吸,这一理念贯穿始终。

      

    赵无极:画要有“呼吸”


      赵无极绘画讲习班

      而在当时讲习班成员之一、现任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的眼中,赵无极是以中国人之胸怀,博欧美绘画流派之精华,融汇东西方之所长,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绘画风格。“赵先生的讲习课将一种融汇中西的艺术实践和观念带入了中国。他是往来于现代与传统之间、东方和西方之间的使者 。”

      

    赵无极:画要有“呼吸”


      赵无极《10.01.91》1991年作

      布面油画 130×162 cm

      《赵无极中国讲学笔录》摘要

      刘大鸿:现在我们写生时,是不是强调全身进入画画自发性地画?

      赵无极:我看你们的画,关键是空间少。现在的画,重要的是空间,法文是∫′espace,假如∫′espace没有,你的画就松不了。画,就等于这样的感觉——画就是不停的动。现在你们的画感觉停在那里——没有动的感觉。你们观察的方法是要怎样想办法改掉。绘画并不仅仅是画的问题。因为你们的技巧都很好,功夫都很深,所以大家画的差不多一样。我希望把你们每个人的个性想办法发挥出来,使每个人创作出自己的画风来。

      

    赵无极:画要有“呼吸”


      赵无极 静物苹果 1935年

      布面油画 46X61cm

      刘大鸿:刚才您讲画要动,是不是超出了三维空间,不仅是三维、四维、五维……

      赵无极:那是理论的问题,我们还是不讲理论,讲画。你们画画,空间关系多,就活。不然的话,就呆。绘画不同的地方就是——看的方法不同,每个人的动笔方法不同,画的作风也不同。现在你们的画有个毛病,就是不看签名,好像是一个人画的。我现在就是要把这点改变过来,发展你们每个人的个性。

      所以我改画时,都是照你们的方法改,把你们好的地方提出来,坏的地方淘汰掉。一般地看来,素描的缺点是,勾线都是勾轮廓,然后慢慢地填,我的意思是,画的时候一起画,不要画了轮廓以后再加体积感觉,要一起来,用线画时已有体积感觉,那你就省事了嘛!

      同时笔的变化要多一点,不要一样,将来油画也要注意,这个油画笔等于是心、眼、手和画面连结的工具,所以用笔要转动。中国画的笔就是动的,为什么油画笔不能动?同时油画里面都是不敢用线的,这个要把它加进去。

      

    赵无极:画要有“呼吸”


      赵无极 少女肖像 1942年

      布面油画 26.5X22cm

      刘大鸿:现在国内风行比画皱纹,比功夫,以逼真为高。

      赵无极:问题是功夫后面还有另外的一面,你看安格尔、库尔贝、塞尚这些大师,他们的工夫都很好,但他们的画除去画内的功夫外,还有画外的功夫——天才——这就是他们的理解和别人的不同。你看伦勃朗的画,就是伦勃朗的画。他那画有深度,不止是功夫哪!所以绘画没那么简单,功夫好并不是最好。这个功夫只要有时间就能做得到,大家都做得到。问题是理解方面要深刻。理解得深刻,画的就深刻。

      所以,我让你们画画要单纯、简单。我的大纲就是单纯而有内容。简单里面不是没东西的简单,简单里面要有东西看,看得多,但不会疲倦。现在有些功夫好的画,一看就累得不得了。他画的累,看的人更累 。好的画,他自己画的累,可别人看不出他累。伦勃朗的画,画时并不是不累,但是人家看得不累。中国古代好的画,比如范宽的画,功夫很好,但是你觉得轻松得很,倪云林的画也是,淡淡几笔,表现很多的东西。他们的笔底以外还有另外的工夫哪!

      画到一定程度,功夫应该忘掉。功夫要变成你的工具。画应该有松有紧,素描也一样,该松的地方要松,该紧的地方要紧,比较得多,层次就多。现在你们的画,颜色太简单。比如,亮的都不要一样亮,灰的都不要一样灰,深的都不要一样深,那么,你们的画就变化无穷了。要做到这点,不容易。

      你们开始要做到简单,简单之中慢慢丰富起来。丰富之后再把不要的去掉,重要的留住。这就是画家本身怎样选择的问题,要能做到自我批评,学会选择。这样,你的画就可以慢慢地长进。

      

    赵无极:画要有“呼吸”


      赵无极 风景 1949年

      布面油画 60X75cm

      刘爱民:您强调的“空间”概念怎么解释?

      赵无极:空间的感觉是人体同这里、那里、各方面都有联系。你这张画的这块地方不对,是因为你不让它过去,你把它限制。你勾线的时候也要注意有的地方深,有的地方淡,有的地方热,有的地方冷,与前面后面都有关系,你们得自己去找出这些关系。比如身体的这条线到那条线就不一样,你们细细地找会看得出来。你们平时画人体、都是嘣嘣嘣(画时笔接触画布的响声),看也没有看。而画画最要紧的是观察。观察变了,画的办法也变,我想你从前的办法一定不这样。因为观察变了,你自己需要的同以前需要的不一样了。是不是这个问题。.

      现在我要你们眼睛看,动动脑筋,不要老是把成见画出来。成见太大就没有问题了,对老师就好教了。我希望你们将来教书也这样教,让学生自己发现问题,每次都有问题解决,不要让他们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就不能进步。每张画的问题都一样,本身没有冒险,画没画完就知道怎么完成,那就毫无意思了。每张画的生命不同,要去寻找每张画自己的生命。

      

    赵无极:画要有“呼吸”


      赵无极《29.01.64》1964年作

      布面油画 260 x 200 cm

      孙建平:边线的虚实有没有主观规律?

      赵无极:没有规律,你看模特儿身上,这里比较深一点,那里又松起来,这里又有一点紧。变化都是从模特儿身上得到的启发。如果你主观——又是画什么都一样的,是找不出变化来的。我现在打破的就是你们的老套子,告诉你们画画没有一定的方法,就是每个处理的方法照情形看后再转变。我就是怕你们套进一个圈子里去,因为你们已经套得很厉害了,我不能再加另一个圈套给你。画中国画的人都知道——画到什么地方,要有什么处置的方法。(佟振国:中国画讲:笔笔生发,先画一笔后,然后通过这笔又产生新的想法)。.

      鸥洋:我现在还有些不明白,您给我们提意见时总说模特儿的身上变化丰富,这不还是从对象出发?

      赵无极:变化丰富,当然是从对象里头找出来的。你观察的深刻,就看的变化多。问题是你们现在成见很多,还没画以前,颜色就调好了,那就糟糕了,很难进步,很难发现到另一个境界里面去。

      鸥洋:现在我们美术界都在追求主观、表现。

      赵无极:我不管你们那一套,我只要求你们画得好,有变化,不呆板,能转动,有呼吸,那么你的画就不会死。画死的原因是什么?你们应该自己去想一想,就是整体不注意,同时有个成见,总觉得应该是这么画的。我们现在没有应该怎么画的,而应该看见模特儿再想法如何处理。比如我在模特儿头下摆一块红布,是这样一种颜色关系,假如换一块绿的布,又是另外一种颜色关系。.

      

    赵无极:画要有“呼吸”


      赵无极 NO.2 《04.01.79》 1979年作

      布面油画 250×260cm

      鸥洋:现在西方搞抽象绘画基础,什么点线面、立体构成,您怎么看?

      赵无极:同这个(写生)还是一样的,所有的东西都是一个道理,如果有的抽象画,没有空间关系,没有呼吸、没有前后感觉,颜色和结构不好,那画也是空的。有了这个功夫以后,画什么也不会空。不然总是那一套,人的手的动作,总是这样从左边到右边嘣、嘣、嘣。他变不出来嘛!有什么办法。

      一个艺术家最重要的是自检,别把自己估计太高,总是估计低一点好。因为这个工作是一辈子的事、做不完,做到四十岁时有四十岁的问题,做到五十岁有五十岁的问题。你画得多了后,就容易形成自己的一套。所以,要不停地自己讨论自己,自己批评自己。因此艺术家最辛苦,总是要给自己找麻烦,自己对自己有疑问。这种自我批评的观点不能取消,不然,你就没进步。

      

    赵无极:画要有“呼吸”


      赵无极《10.01.86》

      油彩画布 195 x 130cm

      孙景刚:您认为法国哪几位画家影响大?

      赵无极:每一个时代都有好的画家。库尔贝的画也很好,后来就是塞尚、梵高、高更几个印象派中杰出的画家,莫奈的画影响也很大。现代绘画中影响最大的是塞尚、康定斯基、蒙德利安、莫奈。所以,我们不能推翻过去的传统,反对传统是不对的。应该接受最好的东西,怎样消化,变成自己的。你应该拣自己喜欢的消化。比如你的画,德加的画可以给你好处。马蒂斯又不同,他的画看起来很轻松,实际上画时可累得不得了。他的方法对美国的迪本科影响很大。

      总起来讲,艺术不能脱离传统,一切要等五十年后或一百年后再说。不要时髦,你弄时髦玩艺儿,就容易被淘汰。

      临画也要有自己的主张。临画的人很多,毕加索临过很多人的画,他靠自己的理解去临,临画时要去理解作画人画时的心境。不要抄,就有一个进步,不要临皮毛的东西。比如临中国画,不要临他的结构,要临它的呼吸、精神。临画也是个“借题”借它的想法去理解认识塞尚、马蒂斯、毕加索。不要学他们画的样子。那就等于学皮毛了。有许多人喜欢学人家的外表形式。你学他那些有什么用?

      (看尚扬的创作)没有动的感觉,平了一点。内容丰富,生命力才强。你看塞尚的画很考究,推推进进,空间很好。画重要的是有节奏,有的线可省掉,有的线可加强。......你们最要紧的是别走进框框里去。我走后靠你们自己了。.

      

    赵无极:画要有“呼吸”


      赵无极 《27.01.86》1986年

      油彩画布 200 x 162 cm

      许江:您走以后,我们还应怎么做?

      赵无极:最重要的是坚持你自己,为自己画画。你们想办法闭住眼睛,不要看低级趣味的东西。........画就是自己的言语,你把自己的言语讲出来,应尽量明了中肯。要说一大堆话,罗哩罗唆人家也听不懂。只要自己懂就行了,自己懂了以后,人家也会慢慢地慢慢了解。不要将就别人的趣味,因为别人的趣味拿谁做标准呢?........十个人之中也不能讨好两个人嘛!何必呢!就是我们在法国画画也不容易为人讨好,不要以为法国人欣赏趣味就高,一般的人都是差的。

      如我在克拉普,碰见一个人问我画的是什么画,我说抽象画。他说:噢!抽象画,毕加索、毕加索。你看在法国都这样,什么国家都一样,只有很少人懂你的画。不要以为你成名了,就有很多观众,没有这么简单的事,懂得你画的人,一个手都数得清楚。说是好多人都懂,那是骗人的话。应该分成两种画,一种专门为教育的画(宣传画),一种是为自己画的画。要你自己选择......不坚持的话,中国艺术很快就没有了,从明清以来已经堕落了,一堕落就是多少年......五百年都没画出好画来。当然石涛、八大是两个例外,明清也有几个大画家,不多。这样下去不得了哇!你看中国这么多人,出了多少好画家,到现在为止,可怜得很。

      画画跟恋爱一样,不能自己算好一套。你先想好送花接吻,结果她给你两巴掌,那你怎么办?又重新开始?又去送花?所以画画的问题,不是自己心里先想好,而是人同画面接触的关系。不画时你不要多想。做人要做的笨一点,一个画家不要太聪明,其实那个聪明也是笨。你不能还没动笔先解决问题,那有什么意思,还没生出来,就已经同哪个结婚了——“指腹成婚”哪!

      

    赵无极:画要有“呼吸”


      赵无极《24.10.68》1968年作

      布面油画 114×161.5 cm

      许江:您再谈谈对技巧的看法?

      赵无极:我说的技巧等于本钱。没有本钱,什么也做不了,尤其你们很年轻哪!在二十五岁以前,不把这个基本功打好,以后再补就不大容易,所以,照我老资格讲话,希望你们把功夫打好,因为基本功夫打好,将来画什么都没问题。.

      有人说抽象画就是乱画,那是不可能的事。画抽象、画具象,道理是一样的,都有空间、结构、光彩和颜色的问题。你对这方面的认识不清楚,就会乱画,毫无办法的,所以有人说我不敢教抽象画,是我怕同政治有冲突,根本不是这么回事。绘画的问题,是一种本身的需要。今天画这,明天画哪,简直是变戏法,不是画画。.你有了真正的功夫以后,随便搞什么都可以。

      绘画是一生的事情,像做和尚一样。要不停地画,不停地画,不停地画,一天都不能停。我能够生活,我要画画;我不能生活,我也要画画。一个人选定了画家这个职业就苦了,所以,你吃不了苦,还是找别的事情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