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昌:一花一鸟,似闻香若欲语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5-30 47 阅读
  • 举报

    在一张宣纸的平面世界里,

    如何用有限的墨色,

    去展开一个无限广袤的世界?



    让宋代画鸟画家告诉你!宋代是中国花鸟画发展的成熟和极盛时期,工笔、写意、兼工带写,无一不臻于至善。《宣和画谱》中记载:“时宫廷藏画见于著录的作品中,花鸟画的数量占据一半以上。”宋代花鸟画发展盛况由此可见一斑。名家辈出,大家风格各具,佳作比比皆是。可远观,亦可“亵玩”焉。最堪赏的,是一纸之上,笔墨之间,画家与物、内心世界与外在世界的勾连。在醇熟的技艺之外,最动人的,当是画家用笔的心意。今天要跟大家介绍的这位画家就是宋代花鸟画的杰出代表之一。



    赵昌,生卒年不详,性情爽直高傲,刚正不阿。字昌之,号剑南樵客,广汉剑南(今四川成都)人,北宋画家。他工书法、绘画,擅画花果,多作折枝花,兼工草虫。初师五代画家滕昌祐,后自成一派,有徐熙、黄荃遗风。据说他常于清晨朝露未干,围绕花圃观察花木神态,调色描绘,自号“写生赵昌”。所作形态逼真,敷色鲜艳,为时所重。由于赵昌不轻易以画予人,故其作品传世极稀。

    赵昌《蜂花图卷》

    赵昌早期跟随滕昌祐学画,后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花鸟画家。当时宫廷内外多数花鸟画家都崇尚“黄家富贵”的院体画风,而赵昌能够另辟蹊径,坚持长期深入自然写生,体察万物的情态,在实践与领悟中别开生面,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他提倡客观描绘花鸟的动态美。他笔下的花鸟画灵气十足,笔墨秀润,色彩艳丽。赵昌擅长画折枝花卉和草虫,形态逼真传神,被当时的绘画界称为“与花传神”。

    他每当见到立于枝头的鸟雀,就会屏息凝神的详细观察,在心中默记着鸟雀的形态动作。



    赵昌《麻雀桃花》局部

    赵昌的画风则清新雅致,他在朝露未干的清晨观察花苞的开放过程,现场调制笔墨,着色描绘。谓之‘写生’。他的“写生”,与现代意义上的“写生”是不一样的。赵昌更注重情感意义上的“写生”,北宋中期文人画注重诗情画意,显然在赵昌的花鸟画中已经初见端倪。



    赵昌《蜂花图卷》局部

    赵昌在画法上皆准确自然,用笔遒劲,逼真传神,设色清丽典雅,风格清秀,花草均作双钩。无论用笔、赋色,既统一又富有变化,综合了“黄徐”二体却别开生面,形象准确自然,风格清秀,设色淡雅明净,韵味醇厚得用笔之趣味,用色不管是渲染法还是没骨法,都能达到滋润明艳的效果。



    赵昌《四喜图》

    花鸟草虫画中,用笔流畅自然,色彩渲染有致,形象准确自然、风格清秀、设色淡雅与黄筌的富贵、徐熙的野逸又有几分不同,显示出其独特的风貌。



    赵昌《写生蛱蝶图》

    这幅《写生蛱蝶图》画卷的底边描绘的野菊或正、或侧还有一朵藏于叶片之下。霜叶、荆棘和偃伏的芦苇等在画面上错落有致地分布着,一只青青蚱蜢悠闲信步于野草闲花之中,其神态动感被描绘得惟妙惟肖。三只翩跹于画幅上半部的蛱蝶,正、侧、俯、仰形态各异,敷色积染多层而殆不见墨迹,加之细如发丝的根根须脚,整体色彩妍丽而又不失轻盈的质感跃然纸上。

    土坡、花草以线写形并以淡彩敷染,峡蝶采用了没骨画法,其勾线随景物的形态富于顿挫粗细之变化,墨色亦有浓淡轻重之分。此图花草虫碟造型生动,色彩清丽典雅,画面静中有动、动中有静,虚实掩映,可谓把秋日野外宜人的景色描绘得十分逼真而又传神,营造出一种平淡天真的意境。







    赵昌《写生蛱蝶图》局部



    赵昌《岁朝图》

    这幅《岁朝图》也是小编最喜欢的一幅,这幅画与其他同题材作品不同,画面少有留白,显得熙熙攘攘、热热闹闹,浓郁的色彩、紧密的构图营造出绮丽欢快的氛围,又显得趣味盎然、生机勃勃。该画构图特殊,繁密的花朵与湖石互相掩映,布满整幅画面。构成两个空间,地面上的水仙、山茶郁郁葱葱,舒展在空中的梅花和长春花细密繁杂,整体华丽而又热烈,铺天盖地的花团锦簇。

    色彩艳丽,历经千年依然绚丽,多用石色,以石青填底。赭石的地面,石绿和墨色的湖石,白粉、胭脂、朱砂的花,共同构成绚丽富贵的气息。枝干线条有力,枝叶坚韧,花瓣柔软,画面线条表现的质感体现出画家深厚的功力。





    赵昌《岁朝图》局部

    《邵氏闻见后录》中说:“画花,赵昌意在似,徐熙意不在似。”

    赵昌取前人之所长,通过长期师法造化所获得的真切的生活,融会贯通,从而能在花鸟画传统技法的基础上独树一帜,进入一种新的境界,最终成为花鸟画史上的一代大师。



    赵昌《双兔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