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画才算大写意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6-18 34 阅读
  • 举报

    写意与工笔是中国画的两种重要表现手法。尤其是写意画,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

    何为写意或大写意呢?

    首先要理解“写”。绘画的技法中有勾、描、涂、染、绘等,这些技法在其他种类的绘画中也有,但唯独“写”是中国画特有的,就是以书写的状态进入绘画。这是宋元文人画家开创的一种绘画新方式。

    那么“写”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它与绘画的涂抹、描染有何不同呢?

    我的体会是:“写”要有连贯的用笔顺序,因为中国文字的书写是有笔顺的;其次,“写”的时候一般没有底稿,否则就是“描红”了,因此“写”是有速度的,一气呵成;同时,“写”极少有修改。总之,写意的“写”应该有笔顺、有速度、不修改地一气呵成。



    寒山拾得图 南宋·梁楷 日本MOA美术馆藏

    纸本水墨 82.1x33.1厘米

    接着说“意”。意,应该是物象的大意,即大概的模样,是简约、不具体的意象。一旦过于繁复,细节太多,就会阻碍“写”的发挥,而只能描摹了。

    物象的“意”得自画家各方面的感受和提炼,不仅仅是视觉的,还要把这个“意”留存于心中,做到胸有成竹。有了“意”的积淀,“写”得顺畅,才会有写意的出现。

    所谓的大写意,就是以一种解衣般礴的自由状态,将“意”的积淀与“写”的顺畅发挥到极致。这也是中国艺术家的一种极特别的绘画方式。

    大写意的绘画一般不易掌握,因为没有明确的方法和步骤。水墨的干、湿、浓、淡在一瞬间挥洒出来,每画每异。在具体的创作中,要随时根据画面出现的实际效果作出新的判断和应变。因此没有一张写意画的细节是完全一样的,而最精彩的神来之笔往往也只在一念之间,即使画家自己想再现也很难。



    泼墨仙人图 南宋·梁楷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纸本水墨 48.7x277厘米

    南宋画家梁楷的《泼墨仙人图》就是这样一件大写意的神来之作。

    此画纵向48.77厘米,横向27.7厘米,纸本水墨,立轴,现收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

    梁楷以淋漓的水墨,挥写出一个袒胸露腹、带有几分醉态的人物形象。画题中虽称为仙人,但其相貌却不见丝毫仙风道骨,而是一副憨态可掬、不修边幅的样子,宛如邻家一个可爱滑稽的胖爷爷。这个造型在当时一定令人耳目一新。

    画中仙人硕大的额头高高突起,两眼醉意朦胧,眯成一线,与扁鼻、瘪嘴几乎挤在了一起。这种幽默、诙谐、夸张的形象有点像弥勒佛。

    画家仅以几条细小的短线,画出了仙人的五官、额头与胸部。此外没有更多的细节刻画,其余以粗笔、湿墨,大刀阔斧的寥寥数笔挥写出衣衫,把人物的肢体形象概括其中。

    人物右肩应该是此画的第一笔。画家先以笔头蘸上浓淡尚未调和的墨色,自肩膀到长袖,由浓而淡,自信而肯定地一气写出,接着顺势画出肩与头衔接处。左肩自下而上的一笔概括极为重要,将仙人胸和腹的形以留白的方式显现出来。然后再几笔重墨斜势擦出人物下半身的袍服。待笔中墨色稍干时,以简笔粗线勾勒出脚尖。最后笔蘸浓墨,添上束腰的飘带。



    李白行吟图 南宋·梁楷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纸本水墨 80.9x30.5厘米

    晋唐的人物画以线描为主,高古游丝、曹衣出水、吴带当风,都是精工细致的线条造型,属人物画的主流画风。梁楷此图的粗笔大写意则一反常态,让人物画出现了新面貌。

    梁楷这样的大写意画风不是一蹴而就的,他也擅长细笔线描,且有严谨造型的能力。上海博物馆收藏的《道君像》白描小卷为梁楷早年的作品,在小小的幅面中以细笔白描手法画满了群仙、鬼神、人间众生,繁密精细至极,显现出扎实的绘画功力。他当时凭此画艺得以入画院供职,还获得“赐金带”的荣耀。



    六祖截竹图 南宋·梁楷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纸本水墨 721x31.5厘米

    然而,据传梁楷并不以此为荣,待诏职位的无聊让他厌倦了体制内的安稳,于是把金带挂在院中飘然离去,去追求自由而理想的艺术了。

    梁楷淋漓泼墨的大写意画风与他不羁的性格密不可分,后人曾送他“梁疯子”的雅号。的确,不疯不痴是画不出大写意的,这种绘画的精神状态也是泼墨写意画的重要条件。

    泼墨写意画在唐代已经出现了,王维是开创水墨画的艺术家,“以笔为筋骨,以墨为血肉,并运墨而能五色具”,就是用渲淡法表现出不同墨色的变化与效果。据画史记载,同时代的另一位画家王洽也有一挥而就、泼墨豪放的举止,可惜他们都没有真迹流传下来。



    二祖调心图(一) 五代十国·石恪(传).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纸本水墨 35.4x64.2厘米



    二祖调心图(二) 五代十国 石恪(传).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纸本水墨 35.4x64.2厘米

    五代的画家石恪有一幅《二祖调心图》,画中的僧人就是以飞白的粗笔和奔放的泼墨所画,不知梁楷是否见过此画,《泼墨仙人图》的精神气质与此似乎并无二致。

    无论王维、王洽还是石恪,粗笔泼墨的写意画风,在当时以细笔写实为画坛主流的情况下,常被庸者讥为粗恶。梁楷不畏世俗,追求精神的自由与旷达,以独具个性的艺术表现力开创人物画的写意新风,对后世影响巨大。

    《泼墨仙人图》的写意画风,与南宋禅宗的盛行有不少关系。自禅宗初祖达摩到六祖慧能,其“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要义,一扫僧徒繁琐的章句之学。禅宗的睿智、通达,对宋代的文人与艺术家都有很大的启发和影响。梁楷虽不是僧人,但是一位喜欢参禅的画家,经常与禅僧往来,他那淋漓宽快的大写意,也正与禅宗明心见性的精神诉求相契合。



    泼墨仙人图-乾隆题跋

    《泼墨仙人图》画幅的上端,有乾隆皇帝御笔亲题的一首诗:“地行不识名和姓,大似高阳一酒徒。应是瑶台仙宴罢,淋漓襟袖尚模糊。”乾隆帝也不明白梁楷画中的主人公究竟是哪位神仙,这也是写意给后人留下的无限猜想。

    本文摘录自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读懂中国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