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一生坦荡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6-24 15 阅读
  • 举报

    徐悲鸿在画室中作画

    徐悲鸿(1895年-1953年),原名徐寿康,出生于江苏省宜兴县,著名艺术家、美术教育家。曾留学法国学西画,归国后长期从事美术教育。他学贯中西,将西方精湛的写实技巧融汇到绘画之中,为中国艺术的革新与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先后在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北平大学艺术学院和北平艺专等院校任教,1949年后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徐悲鸿从小跟随其父徐达章学习绘画,同时学习诗文、书法、篆刻等,打下了深厚的传统文化基础。他擅长人物、走兽、花鸟,尤其擅长画马。他一直提倡国画革新,强调写实主义,将西画技法服务于中国画,尤其是对光线、造型以及解剖结构等的独特理念与教学,对中国画影响巨大。其代表作品有《愚公移山》《八骏图》《田横五百士》《泰戈尔像》等。

    徐悲鸿 泰戈尔像

    与任伯年的画,一张换一张

    徐悲鸿一生崇拜任伯年,自说是任伯年“后身”,因任伯年死的那天,正是徐悲鸿出生之日。想不到,任伯年五十六岁去世,徐悲鸿也只活了五十八岁。

    徐悲鸿收藏了很多任伯年作品,由于徐悲鸿不愿卖画,生活拮据,见到任伯年的画,只能拿自己的画和别人交换。最初,徐画三四张才换任画一张,后来逐渐减少,到四十年代,一张徐画就能换任画一张。

    1950年代的徐悲鸿

    徐悲鸿还为任伯年编写了年谱。他在其中评价道:“任伯年绘画最精彩处,在对嘴和脚的描绘,挺拔而有力。”

    徐悲鸿认为,古今真能作写意画者,必推任伯年为极致。在《任伯年评传》中,徐悲鸿指出:“学画必须从人物入手,且必须能画人像,方见工力。及火候纯青,则能挥写自如,游行自在。……故举古今真能作写意画者,必推伯年为极致”“伯年于画人像、人物、山水、花鸟,工写、粗写,莫不高妙,造诣可与并论。盖能博精,更借卓绝之天秉,复遇渭长兄弟,得画法正轨,得发展达此高超境界”。

    请砍枯枝朽木

    1929年9月,徐悲鸿由蔡元培引荐,就任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徐悲鸿上任后聘齐白石为教授。

    当时的北平画坛,死气沉沉,以摹仿古人为能事,保守势力相当顽固。木匠出身的齐白石大胆创新,变革画法,可惜,却得不到多少响应,北平画坛对他一片冷嘲热讽。

    当徐悲鸿乘坐四轮马车来到齐家时,齐白石为其诚心所感动:“我一个星塘老屋拿斧子的木匠,怎敢到高等学府当教授呢?”

    “您岂止能教授我徐悲鸿的学生,也能教我徐悲鸿本人啊!”徐悲鸿说,“齐先生,我徐某正要借您这把斧子,来砍砍北平画坛上的枯枝朽木!”

    1946年,徐悲鸿、齐白石与北平美术界同仁合影,其中大部分为北平国立艺专教师

    齐白石第一次没有答应,徐悲鸿又第二次登门请他,直到第三次去,白石老人才答应了这个请求。从此,年龄相差31岁的两人就结成了忘年交。后来在保守势力的攻击下,徐悲鸿辞职回到南方,两人依依惜别。徐悲鸿写信给齐白石说,你要是画了好画就一定给我留着,我寄钱来买你的画。后来,徐悲鸿收藏了白石先生的上百幅精品。

    齐白石专长画虫草花,尤工虾蟹。画虾蟹,细致入微,活灵活现。水墨任意挥洒,却是笔笔淋漓尽致。而徐悲鸿擅长素描、油画和中国画,主张中西结合,但两人曾合作过同一幅画,并引为知音。齐白石曾欣然赋诗“我法何辞万口骂,江南倾胆独徐君”,以此感佩徐悲鸿的知己之慨。

    徐悲鸿不穿绸缎衣

    徐悲鸿从小家贫,十七岁就挑起了全家的生活重担。为替父亲医病,家里变卖了一切能卖掉的东西。但是有一天,当徐悲鸿要去参加一位乡亲的婚礼时,母亲却小心地打开一个纸包,拿出一件她亲手缝制的绸衫说:“我没出嫁的时候就养蚕,自己却没有穿过绸衣,我们家里也从来没有人穿过绸衣。可我早就有一个心愿,要让我第一个儿子穿上绸衫。”母亲轻声地说着,苍白的脸泛起一丝笑意。徐悲鸿异常惊愕地看着母亲,他从未见母亲眼睛里有过如此激动和幸福的光彩。

    徐悲鸿穿上绸衫,去参加婚礼。酒宴上,忽然有人惊叫了一声:“哎哟,什么东西被烧着了?”徐悲鸿低头一看,自己的绸衫正冒着一缕青烟呢!原来,邻座一位客人不慎把没有熄灭的烟头扔到了徐悲鸿身上。徐悲鸿连忙用手指弹掉烟头,可崭新的绸衫上却留下了一个瓶口大小的窟窿。

    徐悲鸿难过极了,感到对不起母亲。从此以后,他便发誓不穿丝绸、不吸香烟。他成名之后,许多朋友见他一身布衣,纷纷赠送他做工精巧的绸衫,但徐悲鸿都一一婉言谢绝了。(本文根据徐悲鸿相关人物轶事编辑整理)

    徐悲鸿 铁锚兰

    81cm×47cm 纸本设色

    1939年 北京徐悲鸿纪念馆藏

    款识:芝兰王者香,乃有倾城色。萧萧易水寒,白虹上贯日。吾友黄君曼士居南洋既久,好聚异卉,尤多兰科植 物。此花虽无香而开辄经月,夭矫上指,有凌空之势,特为赋色,寄我闲情。廿八年岁始,悲鸿客星洲。

    钤印:好德(白) 悲鸿之印(白) 中心藏之(白)


    徐悲鸿 印度牛

    89cm×59cm 纸本设色

    1942年 北京徐悲鸿纪念馆藏

    款识:壬午大暑,追写印度之牛,于良(凉)风也。悲鸿。

    钤印:悲(朱)

    徐悲鸿 牛浴

    130cm×75cm 纸本设色

    1938年 北京徐悲鸿纪念馆藏

    款识:廿七年夏,在桂林近郊写所见。悲鸿。

    钤印:东海王孙(白)

    徐悲鸿 双鸭

    113cm×33cm 纸本设色

    1938年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

    款识:廿四年春日,悲鸿戏笔。

    钤印:悲鸿(白)

    徐悲鸿 蕉雀

    143cm×39cm 纸本设色

    1938年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

    款识:廿七年大暑,怀故园,悲鸿。

    钤印:东海王孙(白)


    徐悲鸿 暗香浮动

    102.3cm×60cm 纸本设色 1941年

    款识:暗香浮动。辛巳元日,悲鸿为则民三哥写。

    钤印:悲鸿(朱)徐(朱)

    徐悲鸿 鹅

    107.3cm×73cm 纸本设色

    1935年 中国美术馆藏

    款识:悲鸿,乙亥大寒。

    钤印:徐悲鸿(白)

    徐悲鸿 松鹰

    130.5cm×77.5cm  纸本设色  1936年

    款识:长翮如刀剑,人寰可超越。乾坤空峥嵘,粉墨且萧瑟。丙子岁阑,悲鸿录老杜句。芸樵先生雅正。悲鸿敬赠。

    钤印:徐悲鸿(白)悲鸿之印(白)长颇颔亦何伤(白)

    徐悲鸿 雄鸡高唱

    91.3cm×61cm 纸本设色

    1942年 贵州省博物馆藏

    款识:德纯贤兄、淑谦仁嫂共赏。壬午大暑,悲鸿写,良(凉)风垭山居。

    钤印:东海王孙(白)

    徐悲鸿 凤仙双鸡

    101cm×39cm 纸本设色

    1934年 北京徐悲鸿纪念馆藏

    款识:廿三年秋,悲鸿。

    钤印:悲鸿(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