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8-20 448 阅读
  • 举报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任伯年、王一亭、吴昌硕 缶翁行看子图 1914

    吴昌硕写梅


    吴昌硕平生最爱梅花,曾有“安得梅边结茅屋”之愿。及至暮年,对梅花的眷爱之情与日递增。梅,在冰天雪地万花凋谢中,凌寒独自开,显其高洁。

    梅花更是吴昌硕绘画中表现得最多的一个题材,早年即与梅结下深交。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在他安吉寓所的小园中,植有数枝梅,梅花的出世之姿早已烙印在他的脑际。他把梅花看成自己的知己,“苦铁道人梅知己,对花写照是长技”。


    一年冬天,如拳的大雪把芜园中一棵老梅树上开花最盛的一根枝条压折,落在邻家园内。邻家老翁把断枝梅花养在瓦罐里送给他。吴昌硕十分惋惜,想起梅花的遭难,忧伤的心情久久无法消散。为排遣忧伤,他展纸濡笔画了一幅老梅,并题长诗。

    诗末曰:“……风寒月落春寒深,应有花魂根下哭。淡墨聊当知己泪,貌出全神此长幅。残麟败甲好护持,莫再人间遭手毒。”画家由老梅的遭际联想人世的坎坷。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画梅,表现出梅的不同形状,用以表达人的不同情感。他说:“有的梅花,秀丽如美人,有的梅花,孤冷如老纳,有的梅花,坚贞如诤臣,有的梅花,孤傲如侠客。”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他用写大篆和草书的笔法为之,墨梅、红梅兼有,画红梅水分及色彩调和恰到好处,红紫相间,笔墨酣畅,富有情趣,曾有“苦铁道人梅知己”的诗句,借梅花抒发愤世疾俗的心情。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写兰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 兰石图

    吴昌硕写兰,以篆法入画,应该是首创。


    通常的画法在兰叶的中间部分则往往强调螳螂肚,阔笔侧锋,以见婀娜娟秀,画兰叶的尖部依照外形是要出笔锋的,以见清快健爽。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最具代表性的兰花则不强调螳螂肚,兰叶的弯度较小。他不过分强调用笔的提按对比,以中锋行笔,直至兰叶的尖部也不强调出锋,甚至用圆笔收。笔裹气而行,遂能沉厚。行笔速度较快,加之用墨干湿交替,以渴笔飞白形成高古朴拙、雄肆苍茫的气象。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写竹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写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陶令篱边,花大如斗。杯泛金英,延年益寿”,

    “年年头白东篱叟,种得菊花大如斗,酌以玉瓶桑落酒。”,

    “秋菊灿然白,入门无点尘。苍黄能不染,骨相本来真。近海生明月,清谈接晋人。漫持酤酒去,看到岁朝春。”,

    “雨后东篱野色寒,骚人常把菊英餐。朱门酒肉熏天臭,醉赏黄花当牡丹。”这些都是吴昌硕题菊花诗句,诗配画,无不令人赏心悦目。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昌硕喜饮酒,每酒酣兴起,横涂竖抹,一挥而就,洋洋洒洒,画成一二十幅,一觉醒来,再题款盖章。画面自然天真,笔笔玲珑,毫无造作,令人称绝。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爱菊,他的故乡芜园、他所居住的厅堂外的篱边,也都种栽有菊花。菊花是吴昌硕笔下常见的题材。吴昌硕笔下的菊花图,菊叶纯用水墨,侧锋阔笔扫下,趁墨色未干即勾叶脉,愈见沉郁浑穆,盛开的菊花则用双勾画瓣,再染以颜色,绽开了满园的生机,顽石以大笔挥扫,略加点染。用笔阔放润秀,构图充实,各色菊花和墨叶体态饱满丰腴,色彩对比强烈,有大朴大雅之趣。这些上下掩映、穿插聚离的花朵寄托了画家对故乡芜园的回忆。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 醉秋图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 墙跟菊花图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 老菊疏篱图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 篱菊图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 鞠有黄花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 菊花图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 萧斋清供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 菊石图


    吴昌硕《延年益寿》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 秋菊春兰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菊花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清 吴昌硕 徐园秋色书画一堂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菊石图》1917年作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 秋菊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 篱菊瘦逼人影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 秋色图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 秋色图

    吴昌硕的梅兰竹菊

    吴昌硕 秋色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