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园:万物皆可入画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4-01-14 237 阅读
  • 举报

    关于“芥子园”的由来,李渔说:“此余金陵别业也,地止一丘,故名‘芥子’,状其微也。往来诸公见其稍具丘壑,谓取‘芥子纳须弥’之意。”

    尤物足以移人

    “芥子园”本是明末清初文人李渔(1611-1680)在南京的普通住所,因他支持女婿沈心友刻印了一部学画入门书,名之为《芥子园画谱》,从此“芥子园”就成为学画入门典籍的代名词,流传至今。

    很多人很难想象晚年时期的李渔为何能对这样一部略显清淡的画谱产生浓烈的兴趣。

    芥子园:万物皆可入画

    毕竟这位风流狂狷的清代戏剧家被林语堂先生盛赞为近现代最懂生活艺术的人,在他的《闲情偶寄》中,依旧可以看出他的品味,热爱世间美好而有趣的事物。

    而李渔的晚年,因身体原因不能再外出游走后,他给自己造了一个小天地,他叫它“芥子园”。在其中闲居之时,他会想起前半段人生,想起过往的湖光山色,不由得发出“难道画山水的方法是只可意会,不可形传的吗?”这样的感慨。

    芥子园:万物皆可入画

    他的女婿沈心友颇懂老丈人的心意,立刻拿来了家传画谱的半成品。之后,他的女婿组织了王氏三兄弟等人,将这部作品完整地呈现了出来。南宗北宗,唐宋山水,几个朝代的中国画奥秘,就这样慢慢成为了可以触碰的实体。

    有了这部奇书,对于晚年休憩家中的李渔而言,虽然少了那些咸鲜,但是趣味还在,人间也没有那么不值得了。

    微小之物

    在这部画谱里面,从来没有宏大叙事,只讲画,讲微小之物,讲如何从矿石中去获得一种色彩,讲详细的笔墨,讲皴法 ,一钩一画的那种细致,一景叠一景,一事接一事,引导人走向无限。

    中国画中用的色彩来源于矿石,画谱中是这样记录了他们的过程:“先用白色小杯子少抹上胶水,将干的时候弄碎金箔, 用手指 (剪去指甲)蘸胶一一粘入,用第二指研磨,等干了,粘在碟子上……”

    芥子园:万物皆可入画

    “朱砂用箭头状的好,次一点的是芙蓉匹的。投入乳钵中研磨到极细,用极清的胶水和清的滚开水一同倒入碗内,过一会儿,把上面黄颜色的撇在一处,叫朱标……”

    甚至还有更为细节的关注点:“ 凡是遇到画上铅粉发霉变黑的情况,用嘴嚼杏仁的汁水擦洗,一两遍就可除去。”

    芥子园:万物皆可入画

    它说的全是一些微小的事情,甚至我们会忽略的事情,它都没有忘记。他会讲花草树木,也会讲述作画:

    “如果画初春的树,可在上面加上嫩绿的小点,画秋天的树,可用朱砂调和赭石混杂地点染红叶。”

    其实,画谱在讲的是故事,有关生命的故事,是那些在任何文本都会忽略掉的生活细节,是它们形成了实实在在的人生。

    芥子园:万物皆可入画

    这些,画谱用图解传递给了我们。比如夏天的云,盘结的老树,连绵的雪山,长着青苔的石阶,落在屋顶上雨水的声音,夏天穿过树叶的日光,黄昏时的城墙,牧童走过的羊板桥,夜归的捕鱼船,是石几上堆放的书籍,还有院子里盛开的白绣球花……

    它们,都等待着被感受。

    在这世上,能给人巨大情感冲击的东西,往往都很微小。

    万物皆可爱

    中国画的神秘之处在于笔墨,也在于人和自然之间的关系。

    这是无比真实的存在,与人类的世界产生关系的,是整个宇宙,是动物,植物,是河流,山水,桥梁,是半露门径的小屋,犬吠还有烟雨云层。

    芥子园:万物皆可入画

    和西方绘画体系中信奉的透视法不一样,阅读中国画,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位于画中的哪个位置,而是在加速了的世界中行走,是有关我们在世界中生存的潜意识。

    康熙年间,李渔拿到了这本画谱最初的版本,后来的画者不断地转录,描画,整理,又有了巢勋的版本,他简化了色彩,用线条诠释万物。

    芥子园:万物皆可入画

    在芥子园画谱中,表面上,它讲的是中国画的骨骼和经脉,实际说的却是画的潜意识,是画者和观者的感受,它记录了一个失落的世界,就像没有一棵树下没有自己转化的生灵,它有关生活,也有关忘却,中国画讲究的意境,只有短暂的逗留,和绵长的永恒。

    导演文德斯曾经说:“当我死的时候,我们种下的森林将会恢复成我出生时的模样,循环得以圆满。这就是我一生的故事。”

    用一万种方式描绘世界

    你一定曾在很多地方见过它的踪影,它收集了唐宋明清的中国画,启发的如今的画家,将这些画中的潜意识渗透在了历史之中。

    顾恺之的《洛神赋图》中,有行走的人和打滚的马;丰子恺画的那些顽童,齐白石的花鸟,不经意透露出来;艺术家徐冰的创作中,这位编写“天书”的艺术家也对三百年的绘画百科保持着微妙的敬意。

    芥子园:万物皆可入画

    上:顾恺之《洛神赋图》下:”芥子园“中的马

    时至今日,艺术家依旧在不断地跳跃出格式,用背离,用批判,用解构,用各种各样的方式瓦解程式。

    然而,绘画也是有原点的,就像所有人物的感情一样最后都会回到原点。

    而这些,都藏在了这本书中。

    芥子园:万物皆可入画

    左:丰子恺的画 右:”芥子园画谱“中的屋和树

    于是,在这次全新的白话文版本中,我们邀请了专业学者对古文进行了翻译,将这部三百年前的经典,摇身一变,成为了适合当下的休闲读物。

    毕竟,有趣的人,有趣的事,有趣的物,在任何一个年代都充满趣味。

    时光不变,而我们飞逝。

    又或许,芥子园中的万物,是真正地触及到了真实的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