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盯着新凤霞目不转睛,女护士提醒他自重,齐白石:我偏要看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4-01-13 107 阅读
  • 举报

    齐白石的秉性和脾气,带着一种艺术家好的古怪和奇特,让人又爱又恨,他从不停止追求美好事物的脚步,既天真又浪漫,不过齐白石也是一位备受争议的人物。

    齐白石盯着新凤霞目不转睛,女护士提醒他自重,齐白石:我偏要看

    对于他的画作以及成就,大家自然无话可说,他是中国顶级的国画大师,曾经画过一只蝉,卖出了8亿天价,是近代中国的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就连毕加索也称赞说:

    “齐白石真是中国了不起的一位画家!中国画师多神奇呀!齐白石用水墨画的鱼儿没有上色,却使人看到长河与游鱼。”

    令人颇有争议的是他生活上的事,齐白石这一生和不少女子相熟,有和自己年龄相当的,也有和自己相差几十岁的,尤其是当年的红极一时的新凤霞,年龄估计和齐白石的孙女差不多大。

    齐白石盯着新凤霞目不转睛,女护士提醒他自重,齐白石:我偏要看

    新凤霞是一位很有魅力的女子,而齐白石是一位我行我素的画家,当年齐白石就盯着新凤霞看得入神了,身边的护士提醒他要自重时间,齐白石不开心了,还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我偏要看。”

    齐白石是湖南人,出生于1864年,比清朝的光绪皇帝出生还要早,他从小就跟着外祖父读书,又喜爱画画,还常常拿着账簿当画本,14岁那年拜周之美为老师,学习花鸟人物画,当年的老师也没想到,今后齐白石会成为名气响当当的人物。

    齐白石盯着新凤霞目不转睛,女护士提醒他自重,齐白石:我偏要看

    齐白石从来没有入仕的愿望、也懒得应酬,对什么事情都有一颗执着的童心,因为性格原因,也造成了许多人对他的不理解,不过他也不在乎这些,他一生执着于画画,到了88岁高龄,还画了一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工笔画《蝉》,这幅画中蝉的翅膀薄如蝉翼,画面延续他一贯的风格非常简单,但这小小一只蝉凝聚的是他六七十年的画功。

    说起齐白石,大家都知道他画虾很厉害,为了画好虾,他还特地在家中养了虾,日日观察,肯下苦功夫练习,最终画虾谁都比不过他。

    齐白石盯着新凤霞目不转睛,女护士提醒他自重,齐白石:我偏要看

    在画画上面,他不仅肯下苦功夫,还非常有个性,齐白石的牵牛花也很有名,他画的牵牛花,花都是从侧面观,叶皆做正面观,花苞皆直如红烛,非常具有个人的代表性。

    齐白石为人也非常有个性,作为一个艺术家,欣赏美是一种天性,齐白石也不例外,他喜欢看美女,也游走于女人之间,甚至关系匪浅。

    他和新凤霞之间还发生过一则趣事,新凤霞是新中国成立之初最主流的明星,和吴祖光成婚后,两人还举办了一场婚礼,邀请了文化界艺术界的各位名流前来参加。

    齐白石盯着新凤霞目不转睛,女护士提醒他自重,齐白石:我偏要看

    齐白石也被邀请了去,当时齐白石已经九十岁了,去了的时候还有一位他的女护士陪着,看到气质出众的新凤霞之后,齐白石失态了,人家是新娘子,但齐白石盯着人家看,新凤霞本来就是万众瞩目的存在,她经常被人们注视,所以没有留意。

    但是齐白石的身后的女护士注意到这个事情,发现齐白石已经盯着别人看了很久了,这样其实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于是规劝齐白石要自重。

    齐白石看新凤霞原本只是出于一种对美的欣赏,她看新凤霞的时候就像看自己笔下山水花鸟一样自然,就像当年看虾一样,是出于一种艺术的审美追求,在他看来,这是心生向往的自然表现,可是被女护士这么一说,倒显得他不怀好意一般。

    齐白石盯着新凤霞目不转睛,女护士提醒他自重,齐白石:我偏要看

    一时间大家都很尴尬,于是齐白石就说出了那句:“我偏要看”。可以看出齐白石有一颗倔强的童心。

    为了缓和气氛,于是就有人提议,不如就收新凤霞为干女儿吧,以后新凤霞也可以陪伴在您身边,齐白石听到这话,心里一喜,觉得甚好,新凤霞也很高兴,后来齐白石还收新凤霞为徒了。

    齐白石盯着新凤霞目不转睛,女护士提醒他自重,齐白石:我偏要看

    齐白石是弟子很多都是著名好的大人物,比如李苦禅、王雪涛、王漱石、王铸九、许麟庐等人,就连戏剧大师梅兰芳也是他的弟子,而新凤霞还成为了他的关门弟子。

    新凤霞后来因为残疾摔断了腿,不得不告别舞台,是绘画拯救了她,她开始爱上了泼墨画,而她的画得到齐白石的亲传,她的绘画作品也像她的演唱艺术一样,朴实无华。另外,齐白石还送了很多作品给她,其中不乏珍品。只可惜,在动乱年间,新凤霞后来被抄家了,齐白石的作品也随之下落不明。

    齐白石盯着新凤霞目不转睛,女护士提醒他自重,齐白石:我偏要看

    齐白石收关门弟子新凤霞这件事,到后来还成为了坊间津津乐道的故事,同时我也能看出,很多人对齐白石的不理解,以及误解,而他只不过是一个满怀热情与童真的画家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