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众所周知,启功先生以书法名噪天下,殊不知他的山水画,才是他艺术宝库中的璀璨明珠。

  


  启功先生之画,一如其书法之风格,淳正、秀雅、笔精墨妙,重文气,见学养,其境界远非同时代画家可比。

  但其画多是拟古仿古之作,如“拟元人笔意”,“拟元人小景”,“拟黄鹤山樵笔意”,“仿石涛”,“仿米芾”,“仿蓝瑛”,“元白法古山水册”等等,看起来略显创新不足,这大概就是他画名不显的原因吧。

  


  


  


  但对于“仿”,这其实是中国画家入门的重要途径和必备功夫。如果把“仿古”仅仅看作是抄摹前人图式,缺乏时代特色,而没有洞悉“仿”的深意,我觉得这种观点是十分狭隘的。

  因为,历来国画大家莫不借仿出己,托古改制,如此才能将中国画推向一个新的高峰。

  而启功先生正是以仿古,续接了中国山水画的正脉,延续了士夫精神。

  


  


  


  “问余借得谁家稿,请向元人卷里看。”

  启功先生尤喜米芾父子的米家山水,其画之用笔用墨也深得米家之精髓,一派隐逸之气跃然纸上。

  


  


  


  此外,启功先生对于元四家、吴门四家、董其昌等文人画一脉,不仅透彻理解,且对各家技法的运用也相当成熟。

  观其画中的高山流水,青松挺拔,草木丰茂,孤舟渔钓。笔性高古,落落大方,无不儒雅而净溢,淡雅而蕴藉。

  


  


  “一拳之石取其坚,一勺之水取其净”,启功书画正如其典雅遒丽,豪迈浊酒的书法风格一样,实现了坚与净的结合。

  然其光华、价值远未被人认识,但随着人们审美意识的提高,必将在将来大放异彩,识者定当重之宝之。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