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吴昌硕 《千年桃实图》

桃是中国人心中的仙物,是长寿的象征。

吴昌硕《寿桃》

东方朔 《神异经》:“东北有树焉,高五十丈,其叶长八尺、广四五尺,名曰桃。其子径三尺二寸,小狭核,食之令人知寿。”

西王母种的仙桃,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

吴昌硕 《三千年结实之桃》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寿桃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更有许多画家取其为题材,喻三千寿。今天咱们一起来看看吴昌硕笔下的寿桃。

吴昌硕画桃,吸取了民间的审美情趣,融进了文人画家的笔意,善用西洋红,画得有笔有痕,有骨有肉,更是笔笔间见其深厚的篆籀书法功底。他的桃色鲜而不艳,圆浑而不滑腻,稳重而不失灵动;他画的桃枝更是遵劲有力,倚石向上,呈勃发之势,极具康而寿的精神内涵。

吴昌硕《桃》

这幅作品体现出吴昌硕用水的超高水准。

他在颜色中加入了大量的水,当清水向外渗透时,胶水却把色与墨相对固定在原地,形成了一种天然的机趣,色重处浑然厚重,色清处纯净清透。加之,水在向外渗透时,宣纸特有的纹理,赋予桃一种极为舒服的肌理感,让人叹服。

吴昌硕《桃实图》

此幅《桃实图》为缶翁古稀年之后所作,而此时吴昌硕心胸豁达,作花卉似解禅意,绘桃实如育儿孙,画境乃心境,无非宣泄二字!

故而驰笔纵横,挥洒自如,大写意的色墨将一树仙果张扬得格外有生命力。空白处便以书法补上—这又是他的骄傲,诗书画印俱全,不怕疏漏,用笔是如此的潇洒倜傥。

吴昌硕《桃实图》

一首旧作五言律诗以其铁划银钩般的行书题于画幅左下方,为此画的疏密布局衬托的恰到好处,落落大方。

吴昌硕《桃实图》

此幅笔墨劲爽老辣,设色浓艳沉着,吴昌硕敢于用色,反俗为雅,乃大师手段。

吴昌硕《桃实图》

吴昌硕笔下的桃,无论是技术,还是气质,都是相当出众的,连特别挑剔的陈子庄也说,吴昌硕画桃,至今尚无人赶得上!此言不虚也。

吴昌硕寿桃欣赏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