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石鲁创作中

石鲁(1919—1982),原名冯亚珩,四川省仁寿县人,当代中国画家。石鲁在艺术上刻意求新,他藐视任何成法,不愿跟在别人后头亦步亦趋。即便对于他一生最为崇敬的石涛,他也只是追随其神韵而不仅仅摹拟其笔法,他笔下的山水,没有一幅是拟石涛的笔法所作,但却又有很多地方带有石涛纵横姿肆的神韵。

石鲁 转战陕北

石鲁早期画风偏于写实,用笔坚实谨严,多画革命题材;后期画风奇崛劲健,常以华山、荷花为题,笔力纵恣雄豪。有“黑、重、怪、野”之喻。

石鲁 黄河两岸渡春秋

他画的山水画,惊心动魄,高亢激昂。

石鲁 自古华山一条路

华山天险、黄河咆啸,表现得淋漓尽致。

石鲁 华岳雪霁图

挺拔的松柏,用笔犀利,如刀刻刃勒,墨色酣畅,痛快沉着。

石鲁 小猫

石鲁在70年代作了很多的动物画,有驴、有猫、有鸭、有虎等等,往往寥寥数笔就已神态毕现,而且最为可贵的是都带有书法的金石味。

《印度神王》 石鲁 1970年

石鲁是个大才、全才。在当代艺坛上,很少有人像他那样同时具有形象思维和理论思维的敏锐,同时在诗、书、画、印的综合成就上达到如此的高度,于绘画这一部分又同时在人物、山水、花鸟这几大类均取得突破。

他说过:“师古当观其变,师其创造之心可也。至于陈法当识之为具。至于技术,则古、今、中、外,各家各派无所不师。”他一生都在实现自己的绘画理论,“为画而生活则画死,为生活而画则画活。”

石鲁 采桑女

石鲁过早地逝去了,但这个名字却作为一种艺术现象成为后人永远值得研究的课题。

也许随着时间的迁延,人们不仅更加珍视他留给世界的艺术作品,也会更加重视他的艺术精神,那些闪耀着真善美的思想和人格的光芒。

石鲁《变工队——陕北农村生活小景》 1950年春

石鲁《王同志來了》 1953年

石鲁 开天辟地

石鲁 移山图

石鲁 长城内外

石《逆流过禹门》 1960年

石鲁《家家都在花丛中》 1962年

石鲁《春满秦岭》 1962年

石鲁《龟蛇图》1970年

石鲁 小米加步枪

石魯 春郊行旅

石鲁人物

石鲁人物

石鲁 田间小憇

石鲁 椰林

石鲁 椰枣

石鲁 柿红时节

石鲁 采桑图

石鲁 采桑图

石鲁 采桑图

石鲁 人物

石鲁 山村写生

石鲁 石榴

石鲁 五月风荷图

石鲁 瓶菊

石鲁 肥鸭叫春华

石鲁 逢场作戏

石鲁 公鸡.

石鲁 华岳松风

石鲁 快活神仙

石鲁 秋林放牧

石鲁 牧牛图

石鲁 夏日小景

石鲁 小女孩

石鲁 竹石

石鲁 安康河畔

石鲁 藏家姑娘

石鲁 春忙图

石鲁 炎天所见

石鲁 街头小景

石鲁 漫游者、流浪者

石鲁 埃及少女

石鲁 印度姑娘

石鲁 印度舞

石鲁 魔笛

石鲁 女学生像

石鲁 闲谈

石鲁 采槐图

石鲁 建新居

石鲁 嘉陵春秋

石鲁 陕北风情

石鲁 陕北山水

石鲁 华岳苍龙岭

石鲁 华岳晨辉

石鲁 清幽

石鲁 夜色

石鲁 东渡画稿

石鲁 高山仰止

石鲁 华山下棋亭

石鲁 荷花图

石鲁 幽兰

石鲁 独有凌霄上玉峰

石鲁 风荷图

石鲁 红梅图

石鲁 华山一角

石鲁 鸡趣图

石鲁 腊梅顽石

石鲁 兰花

石鲁 梨花

石鲁 梅石图

石鲁 青山出云图

石鲁 秋山图

石鲁 山高水长

石鲁 三驴图

石鲁 三余图

石鲁 石榴

石鲁 踏月行

石鲁 天香图

石鲁 春江水暖

石鲁 春水送暖

石魯 荷花

石魯 教子圖

石魯 墨筆果菜

石魯 秋陽

石魯 疎荷

石魯 尋伴圖

石魯 朱蘭

石鲁 延安故居

石鲁 延河塔影

石鲁 枣园之夜

石鲁 船夫

石鲁 延安宝塔

石鲁 渡船

石鲁 延河边

牧牛图

石鲁 人像习作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