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吴昌硕 兰花

  吴昌硕酷爱兰花,它源于儿时的记忆。

  吴昌硕的家乡鄣吴村,有巍巍峻岭,绵绵群山,这里有着适合兰花生长的环境。因为兰花不像牡丹、菊花,是富贵人家的玉堂供品,而是“有山即有兰”,可谓是俯拾皆是的山家常物。

  


  吴昌硕 兰花

  一次,童年的吴昌硕与小表姐到玉华山砍柴,来到一处悬崖处,忽然闻到一股异香缕缕袭来,沁人肺腑。他们觉得很奇怪,便寻香而去,竟在一处陡峭的石崖边发现了一丛特别的兰花。

  


  吴昌硕《兰花月影》1899年

  远远望去,兰花外形古茂,叶片质地厚实,表面像擦了一层油,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青翠欲滴。花茎呈鸡爪形,弯弯曲曲,一节一节的。普通的兰花一茎一花,而它却是一茎多花,一朵朵像瓦青的玛瑙,又似墨绿的秋兰。

  于是吴昌硕踩着小表姐的肩膀,顺着悬崖慢慢爬上去,把它采回家。后来他才知道这是极为珍惜的九节兰。

  


  吴昌硕 兰花

  吴昌硕写兰,以篆法入画,这应该是首创。

  通常的画法在兰叶的中间部分则往往强调螳螂肚,阔笔侧锋,以见婀娜娟秀,画兰叶的尖部依照外形是要出笔锋的,以见清快健爽。

  吴昌硕最具代表性的兰花则不强调螳螂肚,兰叶的弯度较小。他不过分强调用笔的提按对比,以中锋行笔,直至兰叶的尖部也不强调出锋,甚至用圆笔收。笔裹气而行,遂能沉厚。行笔速度较快,加之用墨干湿交替,以渴笔飞白形成高古朴拙、雄肆苍茫的气象。

  


  吴昌硕 兰花

  世人称吴昌硕的画有金石气,何谓金石气?

  就是这种高古朴拙、雄肆苍茫的气象,吴昌硕出于徐渭、石涛、八怪,而迥别前贤、独有千古的地方也正在于此。

  吴昌硕兰花作品欣赏

  


  吴昌硕写兰

  峭壁参天,流水潺湲。

  但闻花香,欲渡无船。

  


  吴昌硕写兰

  东涂西抹鬓成丝,深夜挑灯读楚辞。

  风叶雨花随意写,申江潮满月明时。

  


  吴昌硕写兰

  苦寒天气数花开,读罢离骚子细猜。

  却似奇穷孟东野,低头下拜有谁来?

  


  吴昌硕写兰

  兰生空谷无人护,荆棘丛中塞行路。

  幽芳憔悴风雨中,花神独与山鬼语。

  紫茎绿叶绝世姿,湘累不咏谁得知。

  当门欲种恐锄去,王者香贵今非时。

  


  吴昌硕写兰

  叶萧萧歌楚骚,鼓素琴霜月高。

  


  吴昌硕写兰

  瘦叶摇风吹,孤根托危石。

  置身千仞高,可望不可折。

  


  吴昌硕写兰

  空山沉白云,幽兰抱高致。

  横琴古香抹,引醉风叶饵。

  平生应奢望,买屋就此地。

  坡老俗咲人,耕田不识字。

  


  吴昌硕写兰

  兰生空谷无人护,荆棘丛中塞行路。

  幽芳憔悴风雨中,花神独与山鬼语。

  紫茎绿叶绝世姿,湘累不咏谁得知。

  当门欲种恐锄去,王者香贵今非时。

  


  吴昌硕写兰

  临橅石鼓琅玡笔,戏为幽兰一写真。

  中有离骚千古意,不须携去赛残神。

  


  吴昌硕写兰

  临橅石鼓琅玡笔,戏为幽兰一写真。

  中有离骚千古意,不须携去赛残神。

  


  吴昌硕写兰

  临橅石鼓琅玡笔,戏为幽兰一写真。

  中有离骚千古意,不须携去赛残神。

  


  吴昌硕写兰

  临橅石鼓琅玡笔,戏为幽兰一写真。

  中有离骚千古意,不须携去赛残神。

  


  吴昌硕写兰 香骚遗意

  


  吴昌硕写兰 香骚遗意

  


  吴昌硕写兰 香骚遗意

  


  吴昌硕写兰 兰有国香同号草

  


  吴昌硕写兰

  谁识当年王者香,满山荆棘满天霜。

  孤根欲结无盘石,采撷何人供玉堂。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