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朱新建(开场白):现在把部分问题的回答内容发在下面,请朋友们指教。谢谢朋友们的热情关注,特别谢谢版主们的辛苦工作。另外,再多说两句:书画和其他的艺术游戏一样,价值取向是多面的,此次交流的原意,只想与意趣相近的朋友交换意见,取向过于不同者,既不可能在此三四个小时内说出名堂,本人也无意说动他们,所以谢绝回答过于不认同的朋友。也许你们是对的,但本人也是很难被说服的。谢谢。

  


  朱新建 富贵吉祥 34×34cm

  问:请问朱新建老师,创作此类画作需要哪些特别技法?我想学但一直画不好,因此向您请教。朱新建:其实,没有什么“技法”可言,“特别”就更谈不上了。这一类的画有点像天生“左撇子”,画起来有一点“与生俱来”的“磋”劲儿,如果您天生就画的很“漂亮”,不容易画的“磋”,就可以不必强求硬要这麽画。“这种画”自以为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比较任性,这一点不妨试试,不要太在意别人说你画得好不好,更强调自己画的高兴吧。

  


  朱新建 小雨池塘 47×34cm

  问:看了朱老师的画作,感觉似乎更多的是裸女系列,您对这个系列的思考是刻意的求新,还是有什么别的思考,或者说从现今的审美角度来说应该怎样来看待一幅美术作品应从哪些方面来理解作者、 理解美术。

  朱新建:画画的“题材”其实并不能说明太多的东西。“裸女”更不是什么“新”的题材了。“裸女”这个题材可以承载的内容是非常丰富的,一点都不亚于传统中国画最喜欢的“山水”这个题材。西方的艺术史差不多就是一部“裸女”史,就像中国的“绘画史”差不多就是一部“山水史”一样。由于“传统”的伦理学观念等等,历史上的“文人画”所表达的审美理想往往是出世的,山林式的等等。但他们的实际生活往往并不这么“君子”,例如苏东坡就有好几个小妾,并被传为“美谈”。他们只是不愿意在正式的文本或者作品里承认这种“欲望”而已,所以我们与其说这是传统文化的“伟大”,还不如说这是传统道德的“虚伪”。“现今”,甚至已经不能完全用“审美”,或者“美术”这些词来形容“艺术”这件事了,例如杜尚1917年在一个小便器上写了一个“泉”字,就放在美术馆,成了现当代观念艺术的开山之作,(当然,这类问题相对复杂,今天不可能展开讨论,以后有机会可以再谈。)简单的说,用任何形式表达了自己的情绪,都可能成为艺术。“好,坏”的分别只是作者的表达深浅的分别。

  


  朱新建 春色

  问:刚看画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哪个小孩子画的呢。朱新建:谢谢。很多小孩子画得比我们好得太多。我留在南艺当老师的时候,系里的书记跟我说:不能只钻业务,也要关心一点政治。后来,那位书记到我们家去“玩”,看到墙上挂的拙作,就说:这是你儿子画的吗?(那时候我儿子四岁)问(同上):老兄所说的程式化和习气, 好像流觞于整个书坛画坛 。一些稍有名气的书家、画家都容易在艺术上结壳。朱教授您是否也有这种感觉 ,有没有这种危机感?有的话,那么您打算或者您已经在这方面做了哪些努力和尝试?

  朱新建:我当然也挺怕“结壳”。但是就结了,怎么办呢?总不至于去跳楼吧?怎么也得活下去吧。问(同上):没别的,其实就是一有文化的流氓。借艺术的幌子来发挥一下流氓情绪。朱新建:谢谢抬举。所谓流氓,大概就是不遵守秩序,侵犯伤害别人,假如把这两点去掉(作品里的流氓,确实也没法儿去伤害别人),你不觉得流氓挺可爱么?何况还有文化。可惜我还没做到。

  


  朱新建 饮月 34×34cm

  问:请问朱老师您在创作时想表达一种什么意境?这类画显得高深莫测,一般的凡夫俗子是看不懂的。朱新建:“意境”不敢当,想表达的就是,“喜欢什么就说什么,想怎么画就怎么画”而已。“凡夫俗子”们可能把它们想复杂了,所以就“看不懂”了。经常碰到一些朋友说:“这么简单的东西,我也会画啊。”你完全可能也会画,那么,为什么你也会画的东西就一定不能成为“艺术”呢?问:以您多年的艺术实践和探索您觉得“中国画”究竟是在画什么?它会在人类文明的高速发展过程中逐步衰败乃至于覆灭吗?如果不会,那么中国画的社会意义究竟有多大?朱新建:“中国画”是一个后来为了区别“西画”而出现的名字。意思当然就是指中国人一直在画的画。其中与“西画”的一个重要区别就是它没有经过“西方绘画”的“科学 ”整合,比如一整套的物理学、数学的理论加进去。另外,它当然也受中国文化比如老、庄,禅、佛等等思想的影响比较大,而在审美理想上跟西画有较大的差别。现在的人类似乎是得了一种“强迫性飞速发展综合症”,在这个“荒谬”的时代,很多有价值的东西都在“逐步衰败乃至与覆灭”何止只是“中国画”。

  


  朱新建 美人图

  问:您对目前国画的“制作风”有什么看法,您觉得这种“制作风”还会延续下去吗?会逐步成为以后一个时间段内国画的主流表现手段吗?朱新建:肯定会“延续”下去的。而且它也不是现在才有,任何时代,任何地域的“艺术”99%以上的“主流”都只能是一种一般意义上的文化消费。问:您能否对当代大写意绘画简单的总结一下并预期一下当代大写意绘画的发展前景和方向?朱新建:当代好像没什么“大写意”,其实古代真正好的“大写意”也不多。但它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总归会有人喜欢,有人去画,这就够了。

  


  朱新建 苏州园林写生 70×70cm

  问:您个人的艺术作品和风格早在10多年前就定型了,您对这种定型怎么理解?以后的风格会倾向于渐变还是骤变?朱新建:我不太考虑自己的“风格”,随他去吧,就像我不用考虑自己应该长成什么样子,我倒是“希望”自己长成像张国荣那样,这个“希望”有意义吗?问:感觉是用毛笔画漫画,现代中西结合的产物?朱新建:首先,我对漫画真的很喜欢。第二,传统的文人画,其实本来就挺“漫画”的。问:朱先生只是在把春山一般的女人当作春色赏玩吗?还是有更深层次的表达?朱新建:假如能把女人画成“春山”一般,那真是“很高境界”了,亦复何求?假如说还有“更深”的意思,大言不惭一下,或者可以说“自由精神”。

  


  朱新建 美人图

  问:另外的就是,个人感觉先生有意将“俗”画入画中,不知道我的感觉是否正确。刚才看了一下其它网友的问题,需要补充一下,我这里所说的“俗”,意思类同于“民俗”的“俗”+“庸俗”的“俗”,先生的东西给我的感觉是介于这两者之间,且是故意为之,不知我的理解对不对。往往国画喜欢往“雅”处去玩,先生的玩法倒是让我耳目一新,但耳目一新之后的余味却不绵长。朱新建:你对“俗”的理解,肯定是有道理的。我对“俗”的兴趣,肯定比你还要大。这可能就是我觉得“余味绵长”,而你觉得“余味不绵长”的原因。

  


  朱新建 美人图

  问:多年前在公厕的墙上见过类似的画,粉笔画的,垃圾!朱新建:厕所里的许多画其实是很好的,作者不想成名,不想卖钱,发自内心地喜欢才去画。如果您在拙作中读到这种味道,我真的很高兴呢。问:朱老师的画挂在家里,来了客人看不动,我应该怎样回答?朱新建:有一次,一个画廊老板到我这儿,买了一堆拙作。然后问我,你的画究竟什么地方好?我说,你都不知道什么地方好,为什么要买?他说:有人要啊。所以,其实我也不知道应该对客人怎么说,不好意思。

  


  朱新建 天香图

  问:不经意的发现帖子的标题写着是“新文人画……”我想问您的是:新文人的含义是什么 ?怎么样才能称得上是文人画?谁学历高谁就是文人?新文人画和一般意义的文人画有啥区别?感觉先生诠释的文人画较我们所认为的文人画来说,恬淡清雅的东西少了许多,女性的内质那种温婉的神态少了些,也许先生这是为了迎合画面的整体效果,但是女性的那种线条感觉还是要加重体现才是 毕竟大家都喜欢看美女啊。。。突然发现自己问题很多,罗嗦得很冒犯之处 请先生见谅~~~朱新建:其实你不罗索,我今天就比你罗嗦得多。“新文人画”大体上是指某年某些人弄过的某几次展览,我自己也觉得这个名字不很经得起追究,(这个话题以后有机会可以细说)学历高和“文人”确实没有多少亲戚关系,至于你看我画的“女性”,认为少了哪些东西,我觉得还是有道理的,但是不是美女,可能还是各人有各人的看法。问:先把普通人变成流氓,再把流氓变成艺术家。朱新建:把普通人变成“流氓”,即把所谓循规蹈矩的人变成一个“肆无忌惮”(佛家用语叫“了无挂碍”)的人,其实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再把这样的人变成所谓“艺术家”,谈何容易啊。您有捷径吗?千万告诉我。谢谢。

  


  朱新建 戏曲人物 70×70cm

  问:看朱先生的画,如同在读元明清的散曲一般……有些东西看似粗鄙,实则有味。即便是色的欲的,又有何不可呢?山水也好,花鸟也好,人物也好,抑或其他,凡此种种不都是在表达画家的欲望吗?也许您认为朱先生是用艺术的笔把人类的文明剥落的一览无遗,您看到了情色,可情色难道不是很美的吗。朱先生这样画是否有动机我不知道,因为艺术引起争议在当下并非很难的事情,而作品能在艺术长河中驻留一段时间不是有了动机就可以的……50岁这么画,80岁也这么画,不知是否一直这样画下去……一个画家画自己想画的画,这是一种勇气;能画得出来,是一种才气;一直这么画,是一种底气。希望朱先生能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底蕴上走得更广更远更深入一些……看到朱先生的照片,突然有种感觉,画中人物脸部的造型很象画者的自己……朱新建:是吗?我对自己的脸部造型是很失望的,所以不敢把画上的人画得像我自己。一笑。所谓勇气才气底气等等,实在是惭愧得紧,所有不过一点,不知天高地厚而已。一笑。

  


  朱新建 山居图

  问:朱先生好!有几个问题向您请教。一直有这样一感觉:中国传统艺术似乎就是用来雅玩的(这似乎与所谓的民族性有关),譬如书法、国画、京剧、传统小说。在其中,我们看到的大部分是用来把玩的所谓“逸气”(这可看作是褒义词也可看作是贬义词),看不到西方精神世界和艺术创作中时常出现的令人震撼的那种大悲悯。文人画似乎也是如此。我们如果将传统文人画与西方的经典油画作一比较,就可看出,似乎我们的文人画总少了那么一点分量和厚度。对此,您怎样看?朱新建:其实文人画里面,也有许多“大悲悯”,如八大的鸟,赵松雪的西风瘦马等等,不过这些“悲悯”含蓄一点,不像洋鬼子们嚷嚷的那么凶而已。因为我们从小受到西式教育太多,以他们的审美观念,价值观念来读中国的传统作品,就不太过瘾。其实,我以为,传统的中国画有更内敛的厚度和深度。

  


  朱新建 美人图

  问:前一阵吴冠中先生提出推倒中国画的墙,对此,您怎样看。朱新建:吴冠中先生是一个很有热情的艺术家,但好像对中国画没有什么热情,所以不要把他对中国画的信口开河太当回事嘛。问:您对国画的审美理想是什么,或者说您希望自己走到一个怎样的艺术境地?朱新建:了无挂碍。问:感觉您是少有的那类有智慧的人(智慧是超越于知识的,有知识的人多,有智慧的人少,尤其在艺术界)。请谈谈您怎样获取智慧怎样读书吧。朱新建:首先,不敢。然后,不要把古人,书本太当回事,再然后,也不要把古人,书本太不当回事。再再然后,相信了多少,就去做多少,不要装牛逼。(这些是我的“经验”,一笑。)

  


  朱新建 自去自来花影

  问:如何做到“瞎画”?朱新建:瞎画,主要是指心态。就是说,真的不要企图讨好谁,说说容易,做到是很难的。共勉。问:中书网上大部分人都是玩书法的,估计懂画的人不多,那么对于这些有一定书法基础,但原来并非学美术出身的人来说,如要学国画您认为通过什么途径入门比较好?能否给列个学习提纲?朱新建:按理说,不应该猖狂到这个地步,给大家列什么“学习提纲”,瞎讲一点自己的学习体会供大家批判吧:临摹,从简单的临起,再临摹,从局部临起,以山水为例,先临一块石头,再把这块石头临一百遍,再临一棵树,再把这棵树临一百遍,以此类推,房屋,舟船,点景小人等等,遍数可比山石树木临的少一些,如此不出一年,大约可以画出一些差强人意的山水小品了。假如还想深入,就去写生,再临摹,再写生,再临摹,反复折腾自己,假如你能上瘾........恭喜,你就是一个大画家啦。一笑。

  


  朱新建 美人图

  问:请教朱老师,我看您的画的时候,老有在谈恋爱的美好,感觉您自己在画的时候有吗?朱新建:当然我是喜欢那些女人(这个喜欢有时候也不亚于喜欢一个真的女人)才这样画,这个叫不叫恋爱,我就不知道了。问:前面您说,您曾经的书记来您家“玩”时,看着您的画,问是您4岁的儿子画的吗?当时先生您的感觉如何?可是我看到您的话后,第一感觉就好像这是美术界的悲哀。我深信您的画一纸万金,可是万一掉一画在大街上,我怀疑是否会有人拾回家当宝贝珍藏。也许我的问题真的好幼稚,您可以不屑回答,但万望先生莫怪。朱新建:美术界的悲哀有很多,我大概算一种。你连我这么浅薄的画,都看不懂,大概也算一种。悲哀相惜,握手。

  


  朱新建 杨柳楼上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