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胡也佛  黄山小蓬莱
提到胡也佛(1908—1980),熟悉书画的朋友可能都会想到他画的《金瓶梅》故事图,可谓是妙手精绘,曲尽其态,风靡画坛。连张大千也自认为画不出胡也佛笔下仕女的那股媚韵...

其实胡也佛不仅仅精于仕女画,他也非常擅山水、走兽、花鸟。他和绘画大师黄宾虹、石壶、黄秋园和陶博吾等人一样,一直到去世以后才慢慢为人所熟知。

胡也佛的山水出学宋元,尤重马远、夏圭等。晚年学张大千,融入西洋画色彩,笔墨苍劲有力,结构严谨自如。胡也佛的绘画作品具有强烈的个性,他既有南派的细腻,又有北派的明快豪放,但又不象南派的一味甜熟和北派的简练。他大胆的应用了现代的浓重色彩,但又不失传统的高贵典雅。他的绘画融古今为一体,合中西为一别,表现了画家对自然中的宇宙观和世界观的认识,反映出典型的文人主义绘画作风。

胡也佛 春牧图
  
胡也佛的山水行情并不走俏,但他的工笔仕女却很快风靡上海滩。他的人物学的是明代仇十洲笔法,终于以一手“铁线游丝”的绝活而独领风骚。据说,胡也佛为了画好仕女,苦练线条。他练线条的方法是画各种各样的圆:正圆、椭圆、弧线,不但要求一气呵成,而且笔笔均匀有力。因此,胡也佛的线条功夫,至今仍是海内一绝。2000年,香港佳士德拍卖会上,胡也佛的八开《金瓶梅册页》拍出27万港币。香港著名作家董桥随即弄到一幅胡也佛的《金瓶梅》工笔春宫,“精致得惊人”,于是猜想胡也佛盛年时“也画了许多卖钱的春画”,接着又写了《胡也佛的女人们》一文,称胡也佛“一生所画的仕女最出名,都说是仇十洲第二,张大千自认画不出胡也佛笔下仕女的那股媚韵”。还有人称《云烟依旧图》是胡也佛最为典型的作品,“画面气息高古,设色妍丽,构图缜密,刻划细致,云烟苍茫,表现了画家体察万物、与自然亲和的宇宙观和人文观,也是最为典型的文人画作。作为海派中被忽视的大师级画家,胡也佛的此幅精品,定会得到藏家的极力追捧。”


胡也佛与宁波籍画家张令涛长期合作,人称“黄金搭档”。他俩以熟练流畅的传统技法,精心刻画的人物造型,华丽多彩的画面,独树一帜的画风,在中国连环画创作史上享有重要地位。胡也佛与张令涛既是老友,又同住一幢楼里,合作十余年,情同手足,成为一对全能又多产的连环画家。特别是古装人物画,信手拈来,神情兼备。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妖魔神灵,市井平民,他们无所不能。一般是张起稿,胡勾线。


胡也佛在抗战期间迫于生计,不得已以卖画为生。在兵荒马乱的岁月,画画与其它手艺人一样,能勉强维持全家温饱,已是一种奢望。胡也佛初以临摹为主,山水、花鸟、虫草、人物都画,但缺少创意,市面冷清。正在窘迫之际,有个汪姓画商却看中胡也佛的山水画,长期订购他的山水中堂。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