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翎毛花虫册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12-23 45 阅读
  • 举报

    齐白石 1864-1957 翎毛花虫册 册页 设色/水墨纸本

    此齐白石作《翎毛花虫册》计八开,或水墨或设色,绘有禽鸟、草虫、水族、花卉,题材丰富,分别为雀鸟、稚鸡、兰花、青蛙、螃蟹、游虾、雁来红、灯鼠等,俱足生活气息,又富极写意笔墨意趣,为其经典力作,亦可称集大成者。款识中“寄萍老人八十八岁作”,知作于1948年,正值巅峰期。

    其中,雀鸟高立于枝头,浓墨点睛,淡墨晕染羽翼,模样可爱,所栖息的小枝虽细,却有大木之感,如篆籀法,具骨力。整作构图简洁明快,应是拟八大笔意,却独出机杼,所呈现的是一种清新、淡雅的格调,而非表现“孤寂”。

    事实上,齐白石的内心,有着很深的“八大”情结。在其八十五岁时,曾有画跋“予五十岁后之画,冷逸如雪个,避乱世于京师。识者寡,友人曾劝其改造,信之,即一弃。今见此册,殊堪自悔,年已八十五矣。乙酉,白石。”可见已成为“一代宗师”的齐白石,仍对当初放弃“八大”冷逸的画风,深感后悔。

    雀鸟高立

    齐白石的绘画,不少题材是其少时所见。此野兰图,即是以其老师陈少蕃的屋后野山所长的清香野兰花为题而作。画中,一株野兰独放,叶片阔大,又用淡墨写花,浓墨点蕊,微微向左倾斜,余者大面积留白,更显兰花之空幽。

    兰花淡雅清丽,诸多文人都曾以此为题,如郑燮、吴昌硕、任伯年、潘天寿等。而齐白石的兰花,若仔细观察,可见往往是兰叶粗而健,兰花大而厚,想来老人是以“建兰”为天然粉本,而非取自画谱。此陈少蕃屋后的野兰,亦应是如此。

    兰花

    将生活中所见的平常画面,通过拙朴而浑融,沉着而明快的写意笔墨,赋予其妙趣横生的艺术感染力,是极见功夫的。而“稚鸡琢虫”中,三只小鸡或低头觅食,或望着小虫,伺机而动,形态生动,富有生机。整个画面疏朗有致,雏鸡之稚拙与小虫之灵活,亦是相映成趣。

    此外,画中小鸡的描绘,如头部与腹部、身体等部位通过“圆点笔”与“平涂笔”的结合,同时施以浓淡、干湿的笔墨,再点睛、画爪等,既形象刻画小鸡的蓬松毛羽,也使得神态更为耐人寻味。

    稚鸡琢虫

    齐白石的作品,一草一木,一鱼一虫,源于生活,世俗却不庸俗,其“为万虫写照,为百鸟张神”,有着艺术之超然,处处透出一种大雅之美,又有一种乡野的生命力。如其亦时常忆起少时居住的星塘老屋,与蛙为邻,听取蛙声一片。

    此作中,两只青蛙神态机敏,一浓一淡,简洁的笔墨使青蛙的形态高度概括,好似邻家活泼的小孩在嬉戏。右上角绘有慈姑花,丰富画面,同时,箭头状的慈姑叶和白色的慈姑花向上伸展,与青蛙形成不同方向的对比,予人以纵深和广阔之感。


    茨菰青蛙

    而“灯鼠图”,在其他画家的作品,几乎未见有所描写。然在白石翁的笔下,将其拟人化、艺术化,所呈现的不再是为人所厌恶的“鼠害”,而更像是一只调皮的小精灵,有诙谐,有拙趣,也见天真浪漫。

    灯鼠图

    所作的“雁来红”,也是颜色分明胜秋菊,艳丽的设色中,娇若红颜,摇曳生姿,甚至隐隐有着富贵的笔意。这一点,与单纯追求苍辣笔锋的吴昌硕,有着明显区别。

    雁来红

    墨蟹

    游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