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3-06-22 182 阅读
  • 举报

    “海派”画家多擅花鸟,王礼为其中佼佼者。对朱偁、任伯年、陆恢等人启迪殊深。

    王礼花鸟画构图极注重“开合”与“疏密”,花、叶、杆相对集中,笔墨、线条、色块分片呈现,画面疏处极疏,密处极密。

    任伯年便是受到王礼花鸟画这种结构大胆、粗笔奔放的画风影响,而成为‘海派’之先声。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而且此构图法,直至二十世纪中叶潘天寿、吴茀之、诸乐三执教浙江美术学院期间,依然承袭,可谓流韵不绝。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王礼:(1813-1879)初名秉礼,字秋言,号秋道人,南翁道人(一作士),别署白蕉研主,一号蜗寄生,室名延秋款冬之室,常用印鉴王礼、王礼之印、王秉礼印、吴江王礼、秋言、秋言写生、秋言画印、秋言书画、秋道士、湫言、阿大、戴传、延秋款冬之室、公之犹、雪蕉家学、梵天壶隐、红梨逸史书画记。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王礼生于盛泽望族,世居该镇东汇敦仁里,家境裕如,曾捐职从六品“理问”官衔。王氏先祖王楠,著有《话雨楼碑帖目录地理索隐》,为乾隆时收藏名家,家居话雨楼,庋藏金石书画甚夥,一时名满江南。吴昌硕所临摹的《石鼓文》碑帖,便出于话雨楼旧藏。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王氏自幼习举业,擅绘事,王氏家谱《王壬泽支谱》述其为“太学生,以画名。”王礼学画,初师沈荣。沈荣画技宽博,除花鸟外,旁及仕女、人物。沈氏曾客居盛泽,砚耕卖画,因与王礼有一段师生之缘。王氏得其指授,专习花鸟,画艺遂大进。王礼学画于沈荣,并不为沈氏画风所囿,挥毫点染之馀,转益多师,志在溯源而上,青出于蓝。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王礼享誉海上,与张熊的揄扬密不可分。张熊原籍吴江盛泽,自父辈起迁居浙江嘉兴,与王礼素有乡谊。张氏喜收藏,善鉴赏,所藏金石书画数以万计,名扬艺林,人称“沪上寓公之冠”。张熊年长王礼十岁,擅画花卉,成名在先。后张熊于坊间见王礼画,称赏再三,遂订交焉。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经张氏大力推介,王礼日渐名于上海书画圈。张熊交游广阔,与任伯年友善,任氏曾于同治十一年(1872)为张熊绘制小像《蕉林逭暑图》。于张熊处,任伯年得见王礼画,深受启发。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王礼落款题句,不甚雅驯,人或疑之,实王礼能诗,亦有佳句,如

    “此生生无妩媚骨,鬓发磔张如戟梢。

    掉头不肯拜修竹,愿与石丈订石交”

    (《朱竹菖蒲图》吴江博物馆藏)。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王氏中年后,迭遭离乱,所见民生疾苦,更是以画为史,秉笔直书,如咸丰七年丁巳八月六日作《芦雁图》扇面,题记云:

    “尤难下咽观音土,聊且充饥佛女头。

    遍野哀鸿租如斗,征人地事未能休。

    大江南北遭兵焚饥馑,能入关安顿,

    已为万幸……追忆及此,不禁黯然……”

    其直面世事之情,溢于画外。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王礼能书,且自始至终写一笔“陈洪绶”体,壮年劲瘦,老来浑穆,古拙有味,饶有金石气。王氏又兼善刻印,有自辑印谱存世。据苏州篆刻家矫毅云:

    “其篆刻学嘉道时期吴江著名印人杨龙石,

    功力深厚,惟边款不及杨。”

    王氏亦善仕女,学费丹旭。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同治十三年(1874)作梅花喜雀图,现藏日本。

    1879年,王礼去世,享年六十七。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

    看了晚清花鸟名家 王礼的作品,难怪能成为“海派”先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