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2017年4月8日,“光华之路——中国现代艺术展”在势象空间举办,展示了卫天霖、张光宇、吴大羽、张正宇、丘堤、庞薰琹、沙耆、祝大年、张仃、古元、吴冠中、苏天赐十二位具有重要代表性和历史意义的艺术家个案。

  其中,有几幅张正宇画猫的画,颇为精彩。

  


  张正宇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其实,张正宇特别喜欢画猫,神态各异,生动活泼,因此被称为“猫翁”。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张正宇去世后,冯其庸曾撰文回忆过张正宇画猫的趣闻。

  “文化大革命”期间批黑画,张正宇因为画猫也被斗得非常惨,有一次,张正宇偷偷问冯其庸:“为啥要斗我?”他自始至终不明白,画猫何罪之有。其实也不难理解,在那个特殊历史时期,大概是因为猫和毛谐音,犯了避忌。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1976年初,“四人帮”开始批邓小平,用指桑骂槐的方式批“黑猫白猫”。当时,冯其庸和张正宇满腹牢骚,无处发泄。

  冯其庸说:“他批黑猫白猫,你干脆画一个又黑又白的花猫,怎么样?”

  他迟疑了—会,以杖叩地奋然说:“画!”

  于是他马上拿起纸来,冯其庸把画室的门关上,张正宇略加思索,就画了起来,不到半小时,一张又黑又白的花猫画好了,画得十分传神。

  张正宇让冯其庸题词。但是,题词是个难事,说得太露,容易被他们发觉,说得太藏,又不容易表达意见,冯其庸踌躇了一会儿,终于想好了几句:

  尔貌如狮,尔性温如。尔口念佛,尔嘴嗜血食。猫乎狮乎?兼而得之。

  这最后两句是双关的语意,意思是说,将来有朝一日,猫要变为狮子把这批祸国殃民的害民贼吃掉。张正宇看了极为满意,立即就写了上去。为了避免“四人帮”鹰犬的发觉,画上没有写年月,也没有署名,只写了“石门老人并题”几个字。

  这幅画画好后,张正宇极为得意,原来是要赠给冯其庸的,他说先留下来自己看看罢。这张画没有敢拿到外面去裱,由装潢设计家曹辛之亲自拿去裱了,裱好后一直挂在张正宇的室内,并且更换了好几个地方,为的是坐卧都能看到它。哪里知道,这张《猫》,竟成了他的绝笔。

  那么,张正宇为啥喜欢画猫呢?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上世纪80年代,魏绍昌在《浦江漫笔》中曾提到过这个问题。

  1961年,张正宇在北京和平画店看到国画上的牛羊之类,笔法墨守成规,毫无生气,就兴起了创作的冲动,回到家里,开始用水墨画起熊猫、松鼠、麋鹿、猫头鹰来,送到和平画店果然很受欢迎,不久就大画特画起猫来了。

  


  张正宇 熊猫 纸本水墨

  


  张正宇 猫头鹰 纸本水墨

  据魏绍昌描述,张正宇画猫实质是画他自己,送给朋友的一幅猫上题着:“似虎非虎,似猫非猫,还是自画像耶!”张正宇画的小猫天真、娇憨,画的老猫沉着机灵,这实际上都是张正宇性格的写照。他画的猫,有沉思、痴想、凝视、侧目、满足、依恋、期待等各种姿态神情,这些也都是张正宇惯常的表情。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张正宇性情温和,与人为善,不会争吵,所以从来没画过发怒的猫或好斗的猫。他最多画的是贪睡的、扑蝶的和食鱼的三种猫,这恰恰又反映了他平时生活中三方面的表现,也是吴祖光说他“讨人喜欢”的地方。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张正宇往往每天工作十多小时,钻研时全神贯注,日以继夜地拚命干活,可是一空下来,就打瞌睡,与朋友一边聊天一边呼呼入睡;他爱好活动,对各种艺术的欣赏能力极高,什么好戏好电影都不肯放过,朋友们也欢喜和他一起去观看,听他边看边吹;他又好吃贪杯,在重庆举行的黄苗子、郁风的结婚宴上,他喝得烂醉如泥在草地上酣睡的情景,朋友们都还记忆犹新。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1962年粤剧著名演员红线女来上海,也住在锦江,向张正宇要猫,他便画了一张黑猫戏弄红线图。但见一匹雄健的黑猫目光炯炯地注视着一团红色绒线,它的脚爪已把一根红线牵了出来,猫的又惊又喜的神态刻划入微,画面仅用红黑两色,显得十分生动夺目。

  可是,不知何原因,这幅好画没有送给红线女,魏绍昌后悔当初没有向张正宇要这幅画,后来就不知流落到哪里去了。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张正宇 猫 纸本水墨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