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一)假定性

  小写意花鸟画艺术本身对于画家本身来说并不是“偶尔闲写花草”,而是在把握自然界景物的机趣的同时,进行艺术的再创造,使作者主观感受和观者体会到的意境之美达到完美的统一。在我认为,小写意花鸟艺术中的各种物象,充满了不同颜色的植物类,木本的、草本的、水里生的、土里长的等等,都生动的反映了花的自然美,多样性,充满活力和生命力,画家对自然生活的细致入微的观察,以及通过艺术加工之后所呈现出来的画面当中的花鸟世界,让人看起来觉得很亲切,能感受到画家的爱和关心自然。画面中不同形态的动物,同一类动物的不同姿态等,再加上运用或细腻而精致的线条勾勒填色,亦或率意洒脱的点染等都富有表现力,将“情”寄托于对自然界的花草鸟虫的审美再造。正如齐白石所说“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则媚俗,不似则欺世”。

  (二)运动性

  小写意花鸟画家将各种动力合成为一个整体,其方法是将一个短暂的动作过程翻译成一种不体现时间感的姿势,那些精致的形象不再是一瞬间的动作,而是使他们超越了时间这一维度,呈现永恒的视觉动力。小写意花鸟神情专注实对其境,富于实景环境中的瞬间动态的魅力。华喦的小写意花鸟《绶带栖枝图页》,我们观察到,寥寥数笔,为我们呈现了花鸟世界的空灵之美,其中绶带鸟,仰望天际,好像是若有所思,口型微张,像在说一些什么,是不是在想要飞的更高,就连寒疏的枝干,由下向上生长着,都在助其一臂之力,亦或是不是在想着尽管“天高任鸟飞”,但亦不能飞,因为上面可能会有危险的东西存在,也或许我们看不到,但我们通过自由的联想,认为其中的绶带鸟下一步会进行什么样的动作,或展翅高飞,亦或俯冲觅食等,在这样的一小幅画作里,我们看到了辽阔弥远的世界。

  (三)强化造型性

  小写意花鸟的的要旨乃是以率意松弛的笔法深入而精微地表现对象。笔墨的特殊性促使小写意花鸟画家不断地进行细致入微的生活体验,进而对生活中的物象进行一定的概括取舍,运用双勾、没骨、勾花点叶等种种方法,塑造生活中的万千形象。为了更充分的凸现形象的生动性与真实性,小写意花鸟画家进行了很多的尝试。

  (四)风格多样性

  元明清直至现代,由墨花墨禽、勾花点叶、没骨写生为主力的小写意花鸟画,已代不乏人地传承发展了将近七百余年,其中张中、沈周、陈淳、周之冕、王武、恽格、华喦,都堪称此领域的代表性人物。在20世纪,小写意花鸟画家既承先贤余绪,复接触西方写实主义画风,在新的时代背景下,亦极大地拓展了传统花鸟画表现的新空间,由虚谷、任伯年到海上“四大名旦”,由多元并存的海上画坛到中西合璧的岭南画派,从南方的秀逸到北方的精诣,都表现出了带有极其强烈个人艺术风格特征的图示面貌。但是他们的目的却是一致的,也就是给小写意花鸟画带来新的气息与面貌,增加花鸟画的审美快感从而避免“千画一面”赢得当代人的认可,从而更好的发展花鸟画。

  (五)光色形交互性

  小写意花鸟刚开始的形成时期一直到岭南画派之前是,小写意画家不在意局部的光线对形象构成的影响,不讲究光源,画面上既无阳光,又无阴影,只有明暗虚实。到了岭南画派时期,由于受到西画写实主义的影响,画面中都以写生的手法促进绘画写实的目的。而在借鉴西画的同时,乃至表现光影,都在那一时期有所表现,为了追求物象的真实的质量感而借鉴光影的表现的画家也有很多,海上画坛的张书旂、戈湘岚、四川画家苏葆桢等等,他们的作品,无论是运用粗笔水墨,还是双勾填彩,其中或多或少出现过表现光影的倾向。由于小写意的内涵是以笔墨精微地表现对象,而双勾技法则更是用色彩惊喜的表现对象,由于注重细节刻画,因而这两者更容易与写实主义结合。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