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八大山人、石涛


  八大和石涛都是大明的后裔,他们处境相似,内心世界复杂,对后世影响很大,但他们的禀性和为人处世却不尽相同。

  八大和石涛虽处同一时代,却非同辈人。据年谱和史料研究,八大应该辈长于石涛,年龄相差16岁。过去有不少人认为八大和石涛是叔侄关系,其实不然。八大是嫡系皇族,而石涛则为旁出。按照宗族辈分来看,应该相差四辈。也有人认为他们是同宗兄弟,不管他们在宗族中是什么关系,他们的交往虽然受当时条件的限制,但毕竟他们心心相印,相互推崇,不仅有书信往来,还有画事上的合作。

  

八大与石涛合作《兰竹图》


  如八大绘兰石,石涛补竹;石涛画桃源图,八大作《桃花源记》;八大画水仙,石涛题诗等。他们的合作不一定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可能在书信往来中传递。过从甚密,于二人不利。能见证他们之间的亲密画事,现仅存石涛请八大画的《大涤草堂图》,和石涛赠予八大的《春江垂钓图》了。下文即为石涛向八大求画《大涤草堂图》的内容:  闻先生花甲七十四五,登山如飞,真神仙中人。  济将六十,诸事不堪。十年以来,见往来所得书画,皆非济辈可能赞颂得之宝物也。济几次接先生手教,皆未得奉答,总因病苦,拙于酬应,不独与先生一人前,四方皆知济此等病,真是笑话人。  今因李松庵兄还南州,空函寄上,济欲先生三尺高,一尺阔小幅,平坡上老屋数椽,古木樗散数枝,阁中一老叟,空诸所有,即大涂子大涂堂也。此事少不得者。余纸求法书数行列于上,真济宝物也。向所承寄太大,屋小放不下,款求书:大涂子大涂草堂,莫书和尚,济有冠有发之人,向上一齐涤。只不能还身至西江,一睹先生颜色为恨。老病在身,如何如何? 雪翁老先生 济顿首

  由信中内容可知,八大曾为石涛画过一幅尺寸比较大的《大涤草堂图》,房子小放不下,因此求八大再画一幅三尺高,一尺阔的小幅作品。但八大是否应命另画了一幅较小的图,已不得而知了。两幅作品均没有流传下来,可惜了。

  

大涤草堂图作者傅抱石


  这幅《大涤草堂图》,傅抱石此图实依石涛之心愿所作,当时同在重庆的徐悲鸿观此图,大为赞赏,在遂在诗堂题“元气淋漓,真宰上诉”八个大字,并言:“八大山人大涤草堂图未见于世,吾知其必难有加乎此也。悲鸿欢喜赞叹题。”

  虽然八大山人给石涛画的《大涤草堂图》我们无缘见到,但所幸的是,因为唐云先生的收藏与保护,我们还有幸能见到一幅石涛赠八大山人的佳作《春江垂钓图》。让我们能在三百多年以后,仍可感触到这二位杰出画家之间的温情。

  

石涛赠八大山人《春江垂钓图》1696年作


  此幅《春江垂钓图》的右前方画着一枝经过残冬的柳树,枝条已没有几根,新芽正待生发。一老者正坐柳树下垂钓。江中春草初生,波光泛动。左方一巨石横卧水中,远处空无一物。作品上方题诗一首:“天空云尽绝波澜,坐稳春潮一笑看。不钓白鱼钓新绿,乾坤钩在太虚端。”落款是“清湘瞎尊者弟寄上八大长兄先生印可,丙子秋九月广陵。

  石涛向八大山人求画信原件:

  


  


  


  


  

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尺寸:18.7厘米×12.7厘米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