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艺术风格不落尘俗,品位甚高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09 173 阅读
  • 举报

      卢光照历六十载的艺术探索,苦心耕耘,深得“齐派”大写意之精华,且吸收任伯年、吴昌硕、虚谷等人之笔墨精髓,丰富和发展了“齐派”艺术,创造出一条不同于前人的、自己独有的艺术之路,从而使他成为当今中国花鸟画大写意的代表之一,更无愧于白石老人亲赠的“吾贤过我”之赞誉。

      


      他的艺术风格不落尘俗,品位甚高。他强调艺术性和创造性,不求形似,重心灵描写及内在的神韵。落笔重如泰山,苍劲古崛,造型生动,色彩单纯明快,对比效果强烈,达到了“真、善、美”的艺术境界。

      


      卢光照:(1914-2001年),河南汲县(今卫辉市)人,1937年毕业于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历任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北京齐白石艺术函授学院名誉院长、北京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央文史馆馆员。师从齐白石先生,为北京齐派四大家之一。工大写意花鸟,兼及篆刻、书法。所作巨幅分别陈列于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天安门城楼、中南海、新华通讯社等处。所作《大展鸿图》、《松鹰》、《鸡冠花雄鸡》,曾作为国家礼品分别赠送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海部俊树,爱尔兰前总统希勒里。代表作品《大展鸿图》、《松鹰》、《鸡冠花雄鸡》。

      


      1932年,卢光照在河南省立第五师范学校肄业,后在农村任小学教员一年。1934年考入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国画系,受业于齐白石、溥心畲、黄宾虹诸家。

      


      深得白石老人赏识,有“光照弟画此粗叶,有东坡意,乃同校之龙也”(题墨竹)题句。又赐赠一纸,题词“吾贤过我”,可谓奖誉备至。1937年在该校毕业。

      


      其时,经白石老人提示,并亲选卢光照和二位同窗好友谢炳焜、雒达之佳作,出版了《三友合集》。白石老人还为之撰序言、题封鉴,称许 他们“心无妄思,互相研究,其画故能脱略凡格。即大叶粗枝,皆从苦心得来。三年有成,余劝其试印成集以问人”。

      


      “七七”事变后,北平沦陷,卢光照返回原籍,年底投笔从戎,参加了张自忠所部五十九军,作宣传员。曾随军参加临沂、台儿庄、徐州、潢川、快活铺诸战役。因工作需要,职务几经变动,由宣传员而艺术干事,而宣传队长,而抗敌剧团副团长。

      


      曾写《寒衣》、《清乡》独幕剧,在抗日前线公演。1940年夏,张自忠在快活铺督战殉国(其时,张自忠为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该剧团隶属总司令部。)因形势变化,卢于1941年离部队入川,从事教育工作。先后在成都四川省立技艺专科学校、广汉女师、成都女中、荣昌国立十五中、荣昌女中、重庆嘉励中学、巴县女中、二十五兵工厂子弟中学教音乐、美术。

      


      1944年夏,将业余创作的国画百馀幅,假中苏文化协会会址举办画展。1946年秋到北平,任教于国立北平艺专国画系。北平解放前夕,离艺专到张家口察蒙师范教书。张家口解放后,调察哈尔省革命干部学校高级班学习,结业后派往张家口女师教书。继而调人民美术出版社任编辑长达25年之久,先后主编古典美术理论及画册。

      


      1975年8月退休后,悉心搞国画创作。1982年参加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为民革中央团结委员。1988年12月被聘任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卢光照先生谈画语录

      “只有在逆境中奋斗才能成大器。不要看一些花花绿绿的画能卖钱就动心,要走自己的路,自己的画好与坏让后人评说。如今有些人只图虚名,到处送礼请专家讲情面,吹嘘自己。总是找来找去,但过一段时间就默默无闻了。”

      


      “画完后要让第三者看一 看,听听别人的意见。我平时也很善于听别人的意见, 画挂在那儿,不用问,你只要看一看他的表情就行了。他若是看了你的画没有表情,没有停留,肯定是不喜欢, 没能打动他;若是他很高兴,站在那里仔细欣赏,说明 他肯定喜欢,这样你心中就有数了。”

      


      “画画有一个格调问题。有 些人的画虽然很招人喜欢,但画的格调并不高、不大气。我反对教条主义,不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可以把 我的观点、想法说给你听,仅供参考,这样就不会误人 子弟。我不主张学生画出的画都像我,或像某家某派,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修养、思想,要给后代留下一条宽阔 的路,不能越学路子越窄。孔子曾说他的弟子,谁敲的钟越大,声音就会越响。做学问也是一样,水平越高, 老师对他的要求就越高。否则,学生没达到这一高度, 做老师的把高深的道理说了也不起作用。因为他理解不 到这一层。”

      


      ”我画了大半辈子写意花鸟画,感到不能为画而画,要不断加强画外的学识、 修养,让作品的格调达到更高的层次。画中国画的人可不少,画到一定程度后,就要比画外的功夫了。白石老人的学问是极深的,从老人的诗、书、画、印中都能体 现出这点。中国画与西洋画不同,它既要对景写生,又 要用‘心’去画,把看到的物象变成自己心里的感悟后 再表现出来,这样的作品才能打动人。一幅画格调高低是画家本人学识与道德修养高低的具体体现。”

      “追求艺术要锲而不舍,不进则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