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耷画山水:笔简形具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6-30 310 阅读
  • 举报

    朱耷(1626-1705年)

    是明末清初杰出的书画家、诗人,

    与原济(石涛)、弘仁、髡残

    合称“清初四高僧”,为四僧之冠。

    朱耷画山水:笔简形具

    朱耷在画史上一直是以

    强烈的个性、隐晦的暗喻、简怪的造型

    和凝练的笔墨而著称,以花鸟画而名世。

    他的花鸟继承了明代陈淳、徐渭写意的技法,

    但画风比陈淳更冷峻清逸,

    比徐渭更狂放怪诞,寓意也更深刻,

    并达到了“笔简形具”、“形神兼备”的境界。

    朱耷画山水:笔简形具

    在清代初期,

    人们对朱耷也是以花、鸟画家视之。

    但从画史演进的角度看,

    朱耷的山水画

    却有其花鸟画所不能代替的独特的美学价值。

    朱耷画山水:笔简形具

    朱耷山水画

    所以不为世人所重的一个重要原因,

    或许是因为他画山水起步较晚。

    朱耷花鸟画异军突起,享誉很早,

    盛名之下,他的山水画成就反而被人忽略了。

    他于康熙十九年(1680年)前后

    才开始作山水画,

    所以他的山水画

    为其早期花鸟画早已有之的盛誉所掩

    也是自然的。

    或许因为多年勤学不辍,

    加之积年花鸟画上笔墨的修养,

    使朱耷的山水画直达登堂入室之境。

    朱耷画山水:笔简形具

    其实,

    朱耷的山水画成就绝不在其花鸟画之下,

    甚至以笔墨表现的深度看,胜过其花鸟画。

    朱耷花鸟画成就在前,

    其山水画笔墨

    当然就无法摆脱花鸟笔法的限制,

    有时直接以花鸟笔法作山水,

    从而两者的绘画风貌和精神内涵十分一致。

    朱耷的山水画艺术,精采夺目者多为小品,

    无论章法、构图、笔墨、意境,

    均精妙异常,令人拍案叫绝。

    朱耷画山水:笔简形具

    在山水画创作中,

    他宗法董其昌,兼取黄公望、倪瓒、米芾,

    融黄一峰之“痴”、倪云林之“迂”

    和米元章之“颠”于一炉,

    山水多取材荒山剩水,渺无人烟;

    树木歪斜,枯枝败叶,意境荒索冷寂,

    但又于苍远境界中透出雄健简朴之气,

    反映了他孤愤的内心世界和倔强的个性。

    朱耷画山水:笔简形具

    朱耷的山水画,

    笔情恣纵,不构成法,苍劲圆秀,逸气横生,

    章法不求完整而得完整。

    他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

    不在于斤斤计较,而着眼于置陈布势。

    朱耷用墨极为得法,深有体会,

    干擦而能滋润明洁——这绝对是一个创造,

    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他把倪云林的简约疏宕,王蒙的清润华滋,

    推向一个更纯净更酣畅的高度。

    在疏密安排方面,

    在大疏中有小密,大密中有小疏,

    空白处补以意,无墨处求以画,

    虚实之间,相生相发。

    而他的严谨,

    则不只体现画面总的气势和分章布白中,

    一点一画旨在摅其心意,

    惨淡经营,均可畅其意而达其形,

    极淡之墨处见深厚和韵致,

    极浓之墨处见浓情和灵动,

    达到生命状态以笔墨迹化的佳境。

    朱耷画山水:笔简形具

    朱耷的构图多“截枝式”,形象往往怪异,

    基本不顾法度,信笔狂涂,

    已形成了他的一大特色。

    在构图上,

    朱耷的不少作品均取较低的“平远”章法,

    却又一反“平远”的习惯,

    把前景乃至中景的树木画得十分高大,

    且让远景之山同样耸立画中,

    使前、中、远景之山水、树木搅在一起,

    远近形象的叠合

    而使空间感逐渐减弱乃至消失。

    同时,朱耷在笔墨浓淡上

    也并不因为远近阴阳之变化而变化,或

    者远近浓淡相似,或者近淡而远浓;

    或者近、远浓而中景反淡,

    从而混淆了视觉空间感。

    为了获得新的空间效果,

    朱耷有意放弃了传统“一河两岸式”,

    即前山、树,中段河、远处山的

    三段空间置陈的方法,

    他让前景之山、树、石

    与中远景之山体浑然一气,融合一成,

    有意识地消融空间透视的错觉,

    而形成纯然平面的构成感。

    朱耷画山水:笔简形具

    朱耷的用笔一部分秀润而雅逸,

    有的则苍秀劲健。

    喜用中锋,但侧锋皴擦处亦多。

    运用浓墨干笔、渴笔最富特色,

    造成被王原祁所称之“毛”的意味,

    从而具有一种朦胧、虚拟的非现实感,

    一种隔帘看花、隔水探月的虚幻之象。

    难怪有人说

    朱耷的山水画是残山剩水,地老天荒,

    完全是由他独创一格的渴笔山水

    和构图上的空灵给人以视知觉。

    正如清代戴熙所言:

    “画在有笔墨处,画之妙在无笔墨处。”

    笪重光也说:“无画处皆成妙境。”

    朱耷通过极为简洁古拙的手法,

    因心造境,给人以无限的想象空间。

    朱耷画山水:笔简形具

    晚年的朱耷山水画风去繁取简,

    以淡墨干笔为宗,

    融诸家于一体,不法而法,

    用笔虚和潇散,洋洋洒洒,意到为止,

    皴法既是墨又是笔,

    画面聚散开合,富有节奏韵律。

    朱耷画山水:笔简形具

    这件以迅速笔触完成的小幅渴笔山水册,

    是朱耷现存作品中最奇特的数件之一。

    实际上,1693-1699年之间,

    在他生命结束前的一段时间里,

    朱耷完成了不少最受推崇的小型的山水册子,

    都是他山水画艺术大器晚成的杰作,

    它们创造出了前所未有的形式和笔法,

    形成了朱耷山水画特有的苍朴率远风格。

    这些山水

    通常是以一种极干的笔和极少的墨画成,

    有些甚至看起来像是炭笔画,而非水墨画。

    南京博物院收藏的这件《山水图册》

    就是其中的一部,以淡墨干笔为主,

    用篆笔秃毫简扼地皴出山体、树木和房舍,

    然后,稍泽以清淡水墨于峰峦坡壑,

    最后以焦墨秃笔施皴,或作点苔,

    用笔古拙滞重,犹如交响乐般高亢与清幽,

    节奏明快而苍莽。老辣而生机勃勃。

    朱耷画山水:笔简形具

    如同所有朱耷晚期的山水册一样,

    此册由一系列对外观、情绪

    和传统风格之山水的冥思所组成。

    他以诗人之笔

    来探索山水的外貌和个人对山水的记忆。

    朱耷画山水:笔简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