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逋:孤山可放鹤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27 91 阅读
  • 举报

      林逋与《西湖吟趣图》

      文·奇洁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林逋(公元967—1028年)一首《山园小梅》,其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成为描绘梅花的千古名句。北宋文坛领袖欧阳修(公元1007—1072年)曾赞誉:“前世咏梅者多矣,未有此句也。”林逋成了梅花的知音,不论他隐居孤山时植梅一株抑或百余株。

      天圣六年(公元1028年),林逋留下诸多传世诗文,撇下他的梅妻鹤子,死了。宋仁宗(公元1010—1063年)感念其人品高洁,赐谥“和靖先生”。林和靖,从此走进了中国传统文人世界。

      和靖先生,同时穿越了时间和空间两条隧道,长长久久地占据着关于梅、关于鹤、关于隐士、关于孤山的所有文人期盼。北宋初年,不愿入仕为官的林逋,隐居杭州孤山,那时孤山不仅风景优美,一定也人迹罕至,方可被其选定为植梅蓄鹤的最佳地点,孤山亦成为林逋身后的长眠之地。可是和靖先生身后不及百余年,隐居之所便成为世界上的超级大都市,孤山上的“放鹤亭”和“林和靖先生墓”竟然成为游览景点。同时,生前意欲静静赏梅放鹤、吟诗作画、远离尘嚣的林逋,连同他的梅妻鹤子,穿越时间的鸿沟以诗文、书法、画作为物质依托,进入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中心圈。

      


      元·钱选西湖吟趣图 (局部) 纸本设色

      纵25厘米 横72.5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世人若想一睹和靖先生风采,藏于故宫博物院的《西湖吟趣图》则是最佳之选。托名钱选(约公元1239—1299年)的《西湖吟趣图》上,林和靖在画心正中,伏于案上,神情专注地凝视着前方的瓶中梅枝,林和靖后面的小侍童手脚均置于炭盆上方取暖,其后的仙鹤望向和靖先生。孤山冬天清冷的寒意尽显于画面,但是一心隐逸的和靖先生显得雅逸平和,烤火取暖的小侍童与回首卧鹤之间产生的意趣,也跃然纸面,只有一株白梅孤傲地置于画幅前端。画面上的和靖先生眉目清晰,神情中显现出一丝喜不自胜的会心微笑,炭盆前的小侍童望着和靖先生的背影,对于先生“赏梅放鹤”有多少疑惑。和靖先生的案上,笔墨纸砚与酒樽俱全,和靖先生可赏梅吟诗,亦可伏案作画。黄庭坚(公元1045—1105年)曾言:“和靖字画尤工,笔意殊类李西台,而清劲处尤妙。”

      


      画幅右侧有诗一首:

      粲粲梅花冰玉姿,一童一鹤夜相随。

      月香水影惊人句,正是沉吟入思时。

      钱选也有类似诗句:

      一童一鹤两相随,闲步梅边赋小诗。

      疏影暗香真绝句,至今谁复断新辞。

      钱选《题孤山图》中的“疏影”与“暗香”,正是出自林逋《山园小梅》中,而《西湖吟趣图》上的题诗与钱选《题孤山图》诗意相近。

      


      郑雍言篆书“西湖吟趣”

      《西湖吟趣图》卷前引首为明初中书舍人郑雍言篆书“西湖吟趣”,引首右下角钤“昆山徐氏鉴藏”朱文印,画幅上有多枚清内府收藏印。傅熹年先生认为此幅为“明人仿”。

      明代版刻极为发达,刻版书十分兴盛,此间林逋诗集和传文亦进入刻版书范畴之内。国家图书馆藏《和靖先生诗集》,是目前唯一存世的宋刻本,除此而外,明代刻本亦十分珍贵,明代各时期的刻本均与正统本相类,明代的重编者们有意将其与宋刻本予以区分,其间意涵在于以明代的时代要求,重塑林和靖先生的诗意生活与诗意西湖。与此同时,明代有关和靖先生的绘画作品也开始风靡。明人《梅园读书图》、项圣谟《孤山放鹤图》、董其昌《林和靖诗意图》等,均是明人对高洁的隐逸之士林和靖先生的仰慕之情的图像化反映,其中不乏明代刻书重编者对于林和靖诗意生活重塑的现实成效。

      


      孤山放鹤图

      明 项圣谟 台北故宫博物院

      纸本浅设色 94.8x32.7厘米

      


      宋·马麟 林和靖图 绢本设色

      纵22.1厘米 横22厘米 日 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在传世的绘画作品中,南宋以来便有对于林和靖的相关描绘,马远、马麟父子均曾描绘过《林和靖图》,马远绘林和靖坐观白梅,马麟写林和靖远望孤鹤,两幅作品中的宋末风格显著。进入明代以来,林和靖以及他的梅妻鹤子均成为文人山水画中的点景之笔,项圣谟的《孤山放鹤图》则营造了一个全景俯瞰式的西湖风景,孤山在湖中央,林和靖与鹤都是景中的点缀,在图式上失去了主角效应。明人《梅园读书图》中的林和靖在书斋中隔窗观鹤,绘画也并不以人物为主体。更有甚者便是董其昌,一幅《林和靖诗意图》完全是董其昌按照林逋诗文“山水未深鱼鸟少,此生遂拟重移居。只应天竺溪流上,独木为桥小结庐”,所营造的文人山水景致,苏轼曾经评价林逋:“诗人有写物之工。”董其昌将林逋文本的“写物之工”转化为自己的绘画“写物之工”,便成就了《林和靖诗意图》。明人宋懋晋曾绘就《西湖胜迹图册》,其中便有一开《放鹤亭》,隔岸相望的放鹤亭中有两位文士席地而坐,和靖先生与梅妻鹤子不复存在,一派游览景观。

      


      (元) 钱选西湖吟趣图 (局部)

      林和靖自己入了画,梅妻鹤子也入了画,甚至连同和靖先生的诗文也转化成了画。南宋时代的马远、马麟父子还能将林和靖的整体形象呈现,至明代和靖先生、梅妻鹤子的具象化形态已经不再重要。而托名钱选的《西湖吟趣图》于是就成为和靖先生形象化描绘中不可多得的重要画作。

      钱选《西湖吟趣图》全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