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李方膺是清代诗画家,扬州八怪之一。他前后做县令二十年,三次被太守诬陷贬黜,故感慨地说:“两汉吏治,太守成之;后世吏治,太守坏之。”

  

blob.png


  一次,李方膺到朋友家做客,大家天南海北无所不谈,不久话题转到绘画。其中一个人说:“大千世界什么东西都能入画,我看就有一样东西画不来。”有人问是什么东西,那人轻轻地吐了一个字:风。

  众人听了沉默不语,觉得的确如此。李方膺却不以为然,他站起身说:“风,也能画。”众人好奇地催促他当场画出来。他也不推辞,铺好纸,润好笔,沉思片刻,俯身画起来,不一会儿就把风画出来了。

  众人上前观瞧,见画面上一簇茂密的竹子,使劲向一边倾斜,让人一看就感觉一股狂风呼啸而过,耳边似乎还能听到竹叶的沙沙响声。

  借竹画风,李方膺将无形无影的风,画得好像看得见、摸得着。后来,他在《潇湘风竹图》中题诗:画史从来不画风,我于难处夺天工。请看尺幅潇湘竹,满耳丁东万玉空。

  

blob.png


  当时,雍正皇帝正革新吏治,要求荐才可不避亲、不避嫌,可李方膺的父亲李玉鋐不愿荐举自己的儿子,幸好李方膺得到他人推荐进京。1729年,雍正召见了李玉鋐。据史料记载,君臣有一段谈话。问:“有人举荐你儿子,他来了吗?”答:“随同进京。”又问:“现任何职?”回答:“是个秀才。”再问:“够做官的材料吗?”答道:“生性愚鲁,不宜为官。”雍正笑说:“女人是先学会生孩子然后再出嫁的吗?世上没有先学会做官再去做官的道理。”

  后来,李方膺任山东乐安知县。上任不久,他就办了一件民告官案。当地有一位翰林学士,回乡兴建家宅,看中一处佛寺。和尚无奈,告到衙门。翰林官虽不高,但气焰很嚣张。李方膺心生一计,假托拜访去探虚实。翰林请才子县令题壁,李方膺在照壁上大书:“学士家移和尚庙,翰林妻卧老僧房。”翰林讨了没趣儿,打消了占寺的念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