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孟頫元贞丙申自画与自喻——《人骑图》与《人马图》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3-06-24 207 阅读
  • 举报

    赵孟頫元贞丙申自画与自喻——《人骑图》与《人马图》

    元 赵孟頫 人骑图(纸本。设色。纵30.0厘米,横52.0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此图年款元贞丙申(1296),笔者在《赵孟頫同知济南考》中曾考此图为赵孟頫自画像。这个结论由明确的自画像描述相较得出。

    戴表元《剡源佚诗》卷六《史廉访自济南来江东,时赵子昂同知府事,画其所乘玉鼻骍以为赠》二首,兹录如下:

    南来雨汗赤鲜鲜,齐楚江山路数千。

    忽见赵侯疏散处,解鞍振鬣一翛然。

    一傔唐妆亦自佳,朱袍束带软乌纱

    还渠照影清溪水,满地西风苜蓿花。

    《人骑图》拖尾赵孟頫侄儿赵由辰题诗一首可与对照:

    乌帽朱衣玉束腰,鸣鞭飞鞚五陵豪。

    仙翁妙得三花趣,神品何人可并高。

    戴表元诗中孟頫“唐妆”“朱袍”“束带”“软乌纱”,所乘“玉鼻骍”即白鼻赤马,赵由辰诗中《人骑图》“朱衣”“玉束腰”“乌帽”,与《人骑图》一一相映。戴表元对于画中人神情态度的描述也与赵孟頫本人题跋中自得其意的心情一致。

    赵孟頫元贞丙申自画与自喻——《人骑图》与《人马图》

    《人骑图》题跋与戴表元、赵由辰诗中描述的比较

    赵孟頫好画马,师法唐人曹霸、韩干,明清以下无有匹敌,大德三年重题此图谓:“此图自谓不愧唐人”,于装束亦刻意学唐,可见这种形式的自画像不止一幅,也是当时风气使然。

    赵孟頫元贞丙申自画与自喻——《人骑图》与《人马图》

    据吴斌考证,《挟弹游骑图》应为赵雍自画像,二人须眉相仿

    赵孟頫的单人单马题材,另见大都会所藏《三世人马图》之第一幅,同为元贞二年正月十日所作,唯题材有异,上款“飞卿廉访”吴斌先生考其即戴诗中的“史廉访”,这里有必要将史、赵交往略作表叙。

    赵孟頫元贞丙申自画与自喻——《人骑图》与《人马图》

    元 赵孟頫 人马图(纸本,设色。纵30.3厘米,横177.1厘米。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史廉访,即史炜,字飞卿,为元初显赫的北方史氏家族史天祥嫡孙,历山东行省枢密院佥事,调江东建康道肃政廉访使。赵孟頫诗文记载了史炜曾对其关照。

    通过赵氏外放济南和南归闲居间的碑帖署款职官升降变化可考知,孟頫从至元廿九年末到任济南,未及半年即遭停职;三十一年二月《致季宗元•度日帖》自谓“及瓜未代”“苟且度日”;夏初,成宗即位,大赦天下,孟頫官复原职,史炜脱身赴任江东,《松雪斋集》有《送史总管廉访江东》相赠。停职期间,孟頫对于“史总管”曾有过“簿书期会,埋头其间”的“佐理”,因此复职后又增加了“兼管本路诸军奥鲁”,督钱粮军务事,《三希堂法帖》另有赵书《致田师孟札》谓:“史总管南去,权管钱粮”可合证此事。由此可知史炜济南时期的职官为佥事枢密院、总管奥鲁府,而非济南路总管,合于《元史》“时(济南路)总管阙”的记载。赵氏此任亦未能长守,旋以“贝锦之祸”罢职贬官,元贞元年途经大都托病南还。《人马图》所绘奚官侍马而立,正符与史炜赠诗中“何当揽辔从公去”之意,作为赵孟頫自喻当是合理的。

    《人马图》为自喻,细节处理因而有些隐晦,人物谦卑,须眉粗散,冠服多用直、折笔处理,挽袖露臂,相对朴素,不是直接的自画像;

    《人骑图》则人物雍容,面若冠玉,衣纹圆转,傅色华丽,赵由辰题谓“神品何人可并高”,赵孟頫初入都时,被忽必烈惊为“神仙中人”,非此若何。

    《人骑图》后隔水有自题:“吾自小年便爱画马,尔来得见韩干真迹三卷,乃始得其意云。子昂题”,全用米法,符合元贞时期风格,可参拙文《赵孟頫论枕卧帖小考》。查《珊瑚网》、《式古堂书画汇考》著录《干马图》一卷,题跋累累,亦有:“吾自小年便爱画马,尔来得此见韩干真迹,乃始得其意云。子昂题”,文字略有出入,有人疑《人骑图》为移配,然考题中用语“三卷”、“重题”,而隔水骑缝赵孟頫“大雅”、赵孟龥“赵子隽氏”印以及项子京藏印都是完整的,显为原题而非拆配,《干马图》的两条著录时间在项子京后,则需另作考证。

    赵孟頫元贞丙申自画与自喻——《人骑图》与《人马图》

    人骑图隔水题跋为原卷原跋

    引首乾隆题“得深稳意”四字,卷后有赵孟頫之弟赵孟籲、子赵雍、赵奕、侄赵由辰、孙赵麟,以及宇文公谅、张世昌、倪渊、陈润祖、程郇、朱景渊等十七家跋。画幅钤赵氏自用印六方,收藏印二百余方。从印跋可知此画曾经明项元汴、安国,清王时敏、乾隆内府鉴藏。1959年,由丁燮柔捐献。

    《石渠宝笈续编》、《穰梨馆过眼续录•卷二》、《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绘画一》著录。(自:听梧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