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溥心畬(1896年9月2日-1963年11月18日),满族,原名爱新觉罗·溥儒,初字仲衡,改字心畲,自号羲皇上人、西山逸士,北京人,著名书画家、收藏家。为清恭亲王奕欣之孙。曾留学德国,笃嗜诗文、书画,皆有成就。画工山水、兼擅人物、花卉及书法,与张大千有"南张北溥"之誉,又与吴湖帆并称"南吴北溥"。

丨溥心 临宋院本山水册

溥心之父载滢为奕欣次子。溥心的长兄过继给了伯父载澄,袭了王爵;排行老二的溥心与三弟溥德奉母定居北京。溥心出生满5个月蒙赐头品顶戴,4岁习书法,5岁拜见慈禧太后,从容廷对,获夸"本朝灵气都钟于此童";6岁受教,9岁能诗,12岁能文,被誉为皇清神童。溥心幼年除于恭王府习文,亦在大内接受"琴棋书画诗酒花美学"培育。辛亥革命后,隐居北京西山戒台寺十余年,再迁居颐和园,专事绘画。

丨溥心 文钟馗造像

1924年迁回恭王府的萃锦园居住,涉足于社会之中,开始与张大千等著名画家往来。两年后,他在北京中山公园水榭,举办了首次书画展览,因作品丰富、题材广泛而声名大噪,获评"出手惊人,俨然马夏"。1928年应聘赴日本京都帝国大学执教,返国后于北平国立艺专沐雨春风,其后又与夫人罗清媛合办画展,再度名震丹青,被公推为"北宗山水第一人"。1932年,溥仪在"满洲国"当了伪皇帝,溥家兄弟趋之若鹜。溥心却拒任伪职,并以一篇著名的文章《臣篇》痛斥溥仪"九庙不立,宗社不续,祭非其鬼,奉非其朔",继而怒骂这位堂弟"作嫔异门,为鬼他族"。

丨溥心 山水人物图

溥心得传统正脉,受马远、夏圭的影响较深。他在传统山水画法度严谨的基础上灵活变通,创造出新,开创自家风范。溥心的清朝皇室后裔的特殊身份使他悟到荣华富贵之后的平淡才是人生至境,因而他在画中营造的空灵超逸的境界令人叹服。《光宣以来诗坛旁记》云,"近三十年中,清室懿亲,以诗画词章有名于时者,莫如溥贝子儒。……清末未尝知名,入民国后乃显。画宗马夏,直逼宋苑,题咏尤美。人品高洁,今之赵子固也。其诗以近体绝句为尤工。"

溥心是位“旧王孙”,有巨大资源和天才能量的艺术家。面对这样一位独特的艺术家,我们没法用一种刻板的,条块状的方式去理解他。作者萨本介先生没有围绕溥心作品的真伪、笔墨、题跋去深究,而是关注他的性情和画中所表现的事,他品读的溥心是经他个人理解过的溥心。另外,在很多研究者看来,溥心是一个有很多关口要过的人。但萨先生不这样认为,他认为溥心已经将他人生中的关口早已过完了,无须再谈,因此直接谈艺术的本质。这点,萨先生与启功先生对溥心的评价可谓异曲同工。启先生说溥心, “只有‘才人’二字,庶几可算比较概括吧。”

《末代王风:溥心》是萨本介先生关于溥心先生绘画艺术作品的艺术评论集,内中具体收录了《纤丝闪,悬起一颗心》、《鹤鸣空谷千峰转》、《停舟邀月逝如斯》、《任风吹起,随风飘荡》等文章。整部书没有严密的逻辑和相互勾连的证据链,其文本样式与学院派的学术论文大相径庭用虚的方式讲实的东西,却能清晰而准确,这对诠释从文人绘画系统中来的、诗性的溥心来说,再恰切不过了。

《华林云叶》,是溥心先生生前出版的最后一种书,按文体而论,当为笔记之属。书后署“癸卯正月二十七日,寒玉堂手写本”,可见此书写定于一九六三年,距溥氏病逝仅数月。王壮为《忆旧王孙》云:“经其晚年所收弟子青年吴健同奔走的结果,他的笔记《华林云叶》两册,总算在他生前出版问世,也总算赶上他亲自过目。这书装印的并不很理想,不过吴健同为暮年落寞的他了却一桩心愿,其功劳实在是值得称赞的。”

《华林云叶》全书分上、下两卷,共九类:记事、记诂、记诗、记游、记书画、记金石、记草木、记鸟兽虫鱼、记藻。秦孝仪先生论此书时说:“华林云叶者,先生随手札记,可以传掌故、可以广异闻也。今世道丧文弊,大雅沦亡,标新领异之思,哗世炫俗之习,邪说流行,郑声盈耳。先生抱文以载道之旨,不屑寻行数墨,镂章琢句,礼趣则艮柢六经,辞藻则浸淫汉魏,洞懿古茂,自成风格。” 

溥心畬山水册页 欣赏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