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齐白石最贵的一幅墨竹和一幅朱竹,一共才卖了1589万,他画的一幅竹子像甘蔗,却卖了4370万。

  


  很少有齐白石的画作拍卖价格比后辈低的,这次却是个例外。

  有人说这和齐白石不擅长画竹子有关。

  没错,国画大师齐白石不喜欢画竹子。

  “余喜种竹,不喜画竹,因其平直,画之,与世之画家自相雷同……”这是齐白石58岁时,写在画竹作品上的一句话。

  


  这句话的意思,竹子画来画去直不笼统,大家都差不多,没意思。言下之意,这才是他不喜欢画竹的原因。

  齐白石专长花鸟,尤其虾、蟹、蝉、蝶、鱼、虫等都是绝活,画得也多,唯独画竹既少,又不如其他作品,偶尔画画,也是应景之作。

  按照齐白石的说法,画竹最重要是竹叶,把竹叶画生动了,有气势了,自然就趣味无穷。

  


  ▲上图为齐白石的墨竹作品《清风君子》。

  为了和其他画家不同,1950年作,86岁的齐白石打破了传统画法,改变了“先画竿再画枝,由枝再生叶”的传统画竹模式。画了一幅先撇竹叶最后画竹竿的大尺幅作品,纵高2.46米,宽0.61米,名为《清风君子》。

  因“画此粗枝大叶方第一回,似不与寻常画家之胸中同一穿插也……”,有别于古代各家各派名家,是琢磨数十年后的成功尝试。让齐白石颇为得意。

  这幅作品齐白石私藏多年后,为了感谢忘年交罗隆基的鼎力相助,让儿子免遭回湖南老家批斗,齐白石割爱相赠。并在画上题写了:“隆基弟清属,白石又题。”

  “清风君子”含有“不是相依君子竹,清风安得近来多”之意,视好友为坦荡君子。

  这幅《清风君子》在2009年北京传是国际秋拍上,以548.8万成交,这是齐白石墨竹中拍得最高的作品。

  在齐白石画出这幅得意之作之前,还用朱砂画过两幅朱竹。

  朱砂很贵,齐白石一生很少画朱竹,但这两幅是特例:一幅是1923年,59岁的齐白石为大总统黎元洪(1864-1928年)62岁大寿所画的《朱砂红竹》。

  


  一幅是1924年为庆祝西安的挚友樊山80岁大寿,画了一幅《朱竹图》,题识仿金农的书体,从字画中可以看出齐白石对樊山满满的感恩、尊敬和祝福。

  


  齐白石的《朱砂红竹》在香港佳士得2010春拍上,以1186万港币成交,折合人民币为1041.3万元,是画竹的作品中成交价最高的一幅。

  齐白石最贵的一幅墨竹和一幅朱竹,加起来一共1589.8万,却不如另一位画家吴冠中的一幅画竹作品。

  这幅竹子是吴冠中在1985年画的,不是用墨画的,也不是用朱砂画的,而是用油画画的一片竹林。

  


  油画画竹子比较难,吴冠中在《闲话画竹》中提到过这个问题,“声势动人而色调单一的景象,难以发挥油画的色彩斑斓,而气质袅娜的竹林,又不宜发挥油画的粗犷,是以难上加难。”

  尤其是画竹林,“竹加竹并不等于竹林,程序化的画竹方式根本不适应表现竹林的整体风貌,而借用传统中画竹的程序,无济于大局。”

  


  基于这两方面的认识,吴冠中画竹子有自己的一套。

  这幅《竹海》画面上只有一片绿油油的竹子,草绿、湖绿、翠绿等不同的绿色向上舒展而挺拔,层次分明,竹林的葱茏繁茂具有了渐变的绿色海洋效果。

  在专家眼里,“整幅画表面上看来是抽象的,实际上这种抽象是附着于具象的本体之上,只不过是在竹海的聚合状态下更容易形成抽象的幻象。”

  但是,在普通人眼里,这画的明明是一些甘蔗嘛。

  


  ▲上图为吴冠中的《竹海》局部,看起来像甘蔗。

  更有网友找出吴冠中1973年画的《黄山竹林》,认为这样画的竹子才像竹子。

  


  让很多网友很难理解的是,这幅看起来像竹子的《黄山竹林》在上海朵云轩2010秋拍上,成交价974.4万元。而看起来像甘蔗的《竹海》在北京保利2016秋季拍卖会中,却卖出了4370万的高价,是吴冠中油画竹子中最贵的一幅。

  吴冠中的油画竹子,贵得有道理吗?与齐白石的竹子相比,您更喜欢谁的?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