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冠中:黄宾虹画语录,谈的很可笑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23 187 阅读
  • 举报
    图片


    黄宾虹 溪岸对闲

      黄宾虹有本“画语录”,他谈的很可笑,也可以理解。这一代老画家,他对现代的东西完全不懂的。

      他说中国的传统怎么分别的:能品、精品、神品、逸品,根据我们中国的传统标准越到上面境界越高。

      他说,西方的绘画最好的也不过等于我们的“能品”。他对西方完全不理解...当时来讲,都是叛逆过来的。

      坦诚地讲我对黄宾虹,我不是很重视他,但我尊重他。

      他拼命在笔墨里搞,但他的画面都是千篇一律的。

      艺术的本身是感人的。不能感人再有技术有什么用啊?就像那些微雕啊用显微镜看,没有意义。

      

    图片


    黄宾虹 龙州诗意

      艺术到高峰时是相通的,不分东方与西方,好比爬山,东面和西面风光不同,在山顶相遇了。

      但是有一个问题:毕加索能欣赏齐白石,反过来就不行,为什么?

      又比如,西方音乐家能听懂二胡,能在钢琴上弹出二胡的声音;我们的二胡演奏家却听不懂钢琴,也搞不出钢琴的声音,为什么?

      是因为我们的视野窄。

      中国画近亲结婚,代代相因,越来越退化,甚至变得越来越猥琐。

      

    图片


    黄宾虹作品

      我很幸运,出国前,是跟着潘天寿学的中国画,他是完全传统的,本人画得很好。

      后来我在巴黎学了3年,看遍了欧洲的艺术馆,知道西方艺术好在哪里;回来后结合国情,加以表现。我明白,传统的东西过去了,强调也没有用,鲁迅早就点出来了。

      

    图片


    黄宾虹作品

      回到传统是不可能的,抱着传统死路一条。但中国有大量画家不懂西方艺术,接受不了,有人连马蒂斯都骂,对西方艺术一律排斥打击,其实是束缚了自己,结果只会因袭古人,不会创新。

      

    图片


    黄宾虹作品

      中国画家凡是有点创新的,都学过西画。西方的大评论家对东方艺术不排斥,会欣赏。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香港举办了一个现代中国画展,媒体突出宣传两个重点主题:黄宾虹代表传统,吴冠中代表创新。

      他们评价我是叛逆的师承,“代表了一股巨大的超越传统的创新力量,令国画艺术焕然一新。”我在艺术上要求太严格了,考虑到百年以后的中国画前途,只是苦了自己……

      

    图片


    黄宾虹 歙浦纪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