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这本册页三开朱耷,四开石涛,张大千能将他们凑在一起很不容易。



朱耷(1626-1705)、石涛(1642-1707)杂画册

纸本册页

八大山人的花鸟画深受林良、陈淳、徐谓等大家的影响,他的作品特别强调缘物寄情,因而个性极为鲜明。这种种孤僻、冷漠、悲愤、反常、怪异的特征,当然是他奇特艺术风格的具体化。而这种表象下折射出来的,正是画家一种有别于常人的人格心理。



朱耷(1626-1705)、石涛(1642-1707)杂画册 纸本册页之二

吴昌硕的老师俞樾曾说“八大山人的长处在用笔,而石涛的作品擅长于用墨,即便画青绿工细的作品,也与他人明显有别,更特别的地方在于石涛作品胜在一个“气”字。”这些结论,不能不说是独具慧眼。



朱耷(1626-1705)、石涛(1642-1707)杂画册 纸本册页之三

八大山人把水墨写意花鸟画的笔墨与境界进行了一次革命性的创造,他是一个前无古人,后乏来者的天才画家。八大山人常运用拟人化的手法,以符号化的笔墨语汇,创造出一系列令人过目不忘的形象。

在八大山人笔下,常有露根兰、倒悬兰,象征国土沦亡,着根无土。他画残山剩水,一派荒寒萧索,画花鸟则每每虚疏淡泊,冷逸碜人,这与他凄凉身世和冷落情怀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朱耷(1626-1705)、石涛(1642-1707)杂画册 纸本册页之四

石涛,半世云游,饱览名山大川,其画笔法恣肆,无法而为至法,故为清初山水画大家。石涛画花卉也别有生趣,不像八大那样狂怪,而有一种清新奔放的情调。郑板桥《题画》论曰:“石涛画竹,好野战,略无纪律,而纪律自在其中”,说的虽是画竹,实是对石涛水墨花鸟技法的极好概括。此三开册页,上有石涛自题文字,分别为“芦菔、石榴、荔枝”。



朱耷(1626-1705)、石涛(1642-1707)杂画册 纸本册页之五

石涛俱为清初绘画史上起到关键转唳作用的大家,此册页两家合璧,允为画史奇迹。



朱耷(1626-1705)、石涛(1642-1707)杂画册 纸本册页之六



朱耷(1626-1705)、石涛(1642-1707)杂画册 纸本册页之七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